• 长沙
  • 株洲
  • 湘潭
您的位置首页 >> 互动长株潭 >> 情感天空

岁月佛箴,光阴悲悯

2009/9/5 14:45 作者:粉妖刀 点击:729 评论:0 条 【
 关于光阴的箴言浩如烟海了,随便在哪一隅历史的缝隙,都会被光阴的尾巴刺痛双眸,那多是关于红颜和蓝粉的故事。古书里说光阴是一节一节用人体砌成的云塔,我们看得见飘渺的基座,却永远也看不见神秘的塔楼。层层叠叠的日子,散落其间,有的已经发霉,有的磅礴欲出。不老的岁月默默地在那里排列苍黄,让苦难在左,幸福在右,一排排无限外延,那就是波光隐隐的年轮。每一个进来的灵魂都想在上面刻下自己的名字,可惜大多都已忘记了来时的路,也不记得曾经的繁华和落寞,或者任意挥霍的高雅和挥之不去的卑俗。所有的懊悔,早已被丢弃在衰草和夕阳间的失望雕刻成模糊的背景,以及暧昧的诗句,恨流光飞逝,叹沧浪无痕。唯烟雨深处,亮着记忆的双眸,看奈何寒波,廻风卷雪,荡尽满地尘埃。
  这样,在季节不断变换着青黄黑白的时候,光阴仿佛离我们很近;而在倏忽沧海迅即桑田的亘古嬗递中,实际上光阴离我们很远。即使岁月的风沙狂野,永远也吹不到光阴的尽头。只有沉默的大海和无言的高山,或许一瞥过光阴的舞步,但那些关于光阴的故事,连他们的始祖,也只剩残缺不全的记忆。遑论风中芥子水中蜉蝣,这些瞬息明灭的生命,当它们正在潇潇洒洒的卖弄年华之际,凄凄的晚装已经只差衣袖。就是无限极的抛物线也丈量不了岁月和光阴的距离,何况我们之于岁月,还有高天远地的落差。
  在人们漠视光阴挥洒当下的时候,智者告诫我们岁月渐行渐远,如歌逝去,光波阴浪圈圈有痕,微语沧桑。这些看得见的或看不见的氤氲之气,当然能够蚀尽血脉贲张的芳华也能够消磨尽屈指可数的时日。人类悄立风中,弹剑作歌者瞬成白骨,仰天长啸者立掩狂沙。有山阳铁笛吹澈白山黑水,那血色的乐音带走了一代代强悍的王朝连同他们妄图千秋永固的霸业,却休想带走半点关于光阴的碎片甚至一缕关于岁月的蝉蜕。也许,那些指点江山的背影可以纠结在历史的角落,把深深浅浅的脚印踩成史诗,任一些激扬的文字尽情挥洒,也只能淡化成光阴的传说岁月的神话。谁的梦向天阙,壮志如虹伟绩如涛,最后都在天边堆叠成残阳如血,激不起光阴的波痕岁月的涟漪。振衣昆仑之巅的威灵、濯足沧浪之水的布衣,以不同的姿势踏过红尘浊浪,在岁月那里杂烩成一桌美餐,而在光阴那里登录成平等的皈依。金戈的铿锵早已化为兴亡的喟叹,边塞的烽堠犁为沃土,这些如许的绚烂如歌的华年,感动不了岁月也感动不了光阴,纵使陌上一帘红杏雨,也遮不住光阴的身影挡不住岁月的脚步。匆匆,彼岸成了此岸,新人成了古人。
  在长城的雉堞上盘桓,看历史的风霜在这里留下的痕迹。这曾经劳烦了全国的盛举呀,尽管从来就毁誉参半,但他今天毕竟葱茏成大中华的标志,吸引了五洲四海的目光。2000多年的过往,自然不是一个短暂的停留,至于他还有多少顽强的生命,我们凡俗的目光基本看不到尽头。即使这种创举多么伟大多么自豪,在从容淡定的岁月面前,仍然不过是一粒小小的芥子。岁月皇皇,人类渺渺,这是光阴创造的洒脱。
  在黄河的伟岸上行走,看九曲风涛雕刻岁月的模样。这流淌了亿万年的古水呀,说不定就是孕育人类的乳浆,人猿相揖别的仪式恐怕就在这里举行,从树上搬到地下的蹒跚尝试,也许就是这里最初的辉煌。这伟大的母亲今天依然年轻,而她不过是岁月在大自然的皮肤上不经意间留下的一段刻痕。横穿华夏,一径苍莽,这是光阴创造的神话。
  岁月温柔,光阴无情。
  光阴从没有刻意把谁的黑发捉弄成白雪,那只是岁月经天纬地的奇才,对大自然下的一道魔咒。
  人们说生命高贵凛然勿犯,这蜉蝣一瞬,怎样才能高贵出永恒的岁月?
  纷纷扬扬的雪花夹着凝重的冷雨,把洒满阳光的岁月浇得滴滴沥沥。倚马啸西风,吹落黄花满地,站在昨日的山岗,一任凄冷的秋色染遍我彷徨的心野,无情有恨,那是我对时光最初的记忆。
  总是看不懂那些轻掷年华的浪子,和那些游戏人间的贵妇,他们既洒脱又超然的立于季节之外,评判花开花落,指点云起云飞,仿佛主宰自然的魔棒,全赖他们的举手投足。至少他们没有见过前朝的奢华灰飞烟灭,后世的梦呓似水东流,再伟大的奠基不过南柯一梦,绝世之美敌国之富顷刻化为尘土,就连始皇那把统一六国的长剑,以及大元踏遍中亚的马蹄,都成了人们茶余饭后的谈唾。生不来的和带不去的,在这里都是同等意义,所略略不同的,只是俯仰天地的角度。
  佛箴里教我们看人生,却没有教我们看岁月。如海的岁月锻造人生的时候,比博大的佛箴更加滋实。那些风生水起的心波微微荡漾的时候,佛会说空,而岁月会说可。这就是入世进取和遁世清修九九归一的道理。所以啊,挥霍岁月和珍惜生活在本质上并没有很大的区别。我们看不懂也好,看不惯也罢,其实都不过是修为浅薄观花垂泪、学养不深无聊作歌。多情的岁月在每人面前都给出了一条路,至于选择穿林渡水,还是柳岸听蛙,那实在是每个人的缘分,连自己都强求不得。
  我就在滚滚的人流中默默地打量,文清的美丽,罗军琳的姣好,墨佰的幽默,江南水中鬼的自豪,悲秋道人的高傲,以及那么多各有千秋的朋友,哪一位是我最喜欢的呢?当岁月的洪流洗尽铅华的时候,那最后一个出场的,也许才是结论。
  这是岁月赐予我的佛箴,也是光阴留给我的悲悯。
 

我来说两句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最新评论

  • 长沙
  • 株洲
  • 湘潭
  • 湖南
  • 国内外

资讯

  • 要闻
  • 社会
  • 娱乐
  • 视点
  • 体育

活跃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