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长沙
  • 株洲
  • 湘潭
您的位置首页 >> 生活娱乐 >> 休闲旅游

去过一次后不想再去的国内九大旅游胜地!

2009/6/20 10:59 作者:star870418 点击:1523 评论:4 条 【
很多时候,想象中的“名胜”已成为我们心中难解的旅游情结。然而,多少年过去了,当我们的期待值和满足欲都被我们的生活水平吊得节节攀升的时候,那些在一代乃至几代中国人口碑里的“名胜”们,或者还在原地踏步,或者变得面目全非,或者已经衰落式微。虽然我们的失望并不足以淹没我们游山玩水的渴望,然而面对这些光荣不再的昔日明星,只能让我们心痛并关爱着。




长城:做一次好汉足矣


“不到长城非好汉”,到了长城游览门标上的这句话,实在可以评为中国历史最悠久、流传最广泛、策划最成功的广告。从坐上满大街吆喝着的游览车开始,你就把自己全交给别人摆布吧。走走停停大半天,好不容易,长城到了。你心中正自汹涌澎湃着,车主喊了,时间不多,一个小时后集合。紧接着,小贩成群结队上来了,与其说是叫卖,不如说是纠缠。好不容易到了墙头,你便被一再提醒要观赏关门、敌台和城墙。是的,你必须被提醒,否则人 海茫茫,到处都有人激昂地大叫“我到了长城了!”砖墙成了人墙。你哪里能想象古代入侵者和守卫 者激烈的战斗,想起孟姜女哭长城的故事,想起历代封建皇帝的愚味无知,大海尚不能阻止列强攻 打中国。何况一道陆地上的土墙……不想倒也罢了,想多了,反而有太多的沉重和酸楚,有点不合 时宜。据说长城是“月球上唯一可以看到的一条线”,可是这条线让无数人将生命花在了制砖、堆砌和 战后维护上,默默无闻地痛苦、劳累、抛家离舍、出生和死亡,这堵墙实在让人想到了太多沉重的东西。而眼前的嘈杂、游乐的轻松,实在与这种情绪相差太远。罢了,已经登上一次长城,其他的回家再去感怀吧。





桂林山水:与时代脱节


奇怪克林顿来访问中国,为什么挑来挑去,最后到的纯自然的风景区就是桂林的漓江,其实这个选择不高明。因为曾经人们心目中的绝佳旅游胜地的桂林,光荣已经衰落。漓江的水,早不是最清澈的水;漓江两岸的山,在广西南部和贵州都能看见,不信,坐上从柳州到贵阳的火车去看看好了。喀斯特岩溶地形可能在桂林到阳朔一带体现得更为集中,便“人怕出 名猪怕壮”。一条大船上,几百人一会儿拥向左,一会儿扑向右,在导游的指点下,硬是要从那些可 以概括为“开花馒头”的山上看出点什么来。倒是外国人的心态好,反正也听不懂解说,干脆就欣 赏自然造就的厅形怪状,管它是骡子是马,好看或者怪诞就行,就像欣赏后现代的艺术。中国人可 不行,要是别人看出来了,自己却没看出个所以然,那岂不是显得自己有点笨,缺乏想象力。桂林市区太不美观了,连带着桂林山水的主景之一“山”也黯然失色。独秀峰、七星岩和卢笛岩 在市区,游玩时观山入洞倒也有趣,可一旦登山眺望,城区中新旧楼房交杂在一起,黑的白的有些 混乱;穿过城区去景点时,更是觉得道路歪七扭八,忽东忽西,矮旧的街面房从眼前掠过,让人以 为到了落后山区穷困之地,根本不敢相信这就是誉满天下的桂林。桂林城的喧闹也破坏了她的清幽 之美。到了桂林,旅游部门总是一而再,再而三地强调:“没路的山不能攀爬,偏远的景要随团游, 幽静的林不可单行。”这让本来就是冲着山幽林密而来的游人,心一下子提了起来。




杭州西湖:味道变了


西湖是一个有太多传说的地方。济公、岳飞、白娘子,以及被西湖的暖风吹得“直把杭州作汴州” 的南宋小皇帝,都跟这一大汪湖水密不可分。至于写出“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这等佳句 的苏东坡就更不用说了。


西湖之所以引来这么多传说,引来这么多遐思,美就美在西湖水。走在苏 堤白堤上,远望孤山的灯火,追思古代文人墨客的月下聚会、湖上游乐。或者在碧水、船娘、毛毛细雨中坐在微波荡漾的小船上,看青山叠翠扑面而来的美丽画面,感觉湖风轻轻吹过脸庞,喝着龙井贡茶,看着梢公一扭一扭地把橹,三潭映月就在眼前,感觉是何等的写意,何等的畅快,何等的美妙人生啊!可是,这个不可不去的地方只能去一次,再去,你就会发现很多头一回被你忽略的东西,接着 你便会发现全变了。虽然水质污染在全国各城市无一幸免,但西湖的水万万不可以不清幽的,否则所有的诗情画意如何寄托?然而西湖的水真的也有了味道——那是一种我们熟悉的但是此时心理和生理者难以接受 的变质水的气息。而且,即使你可以屏住呼吸,只用眼睛来感受西湖的另一种味道,那一种味道却也变了味——青山绿影被楼房打破,湖的四周人为地“种”上了铁锁链,温柔、羞涩的船不见,湖畔 的万家灯火将月光涂上红绿蓝色,可爱的湖中小岛影射着人造游乐设施的丑面容......无论如何,西湖绝已不是那个诗情画意的西湖了。

 

我来说两句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最新评论

  • 作者:star870418 (2009/6/20 11:04, 评分: 1楼 )




    安徽黄山:另一种累


    黄山已经像是我们的老熟人。没有人去过黄山的人也能煞有介事地和人大侃黄山的那云、那松、那高耸的笋峰和峰顶的怪石,还有非去不可的光明顶日出,当然为还有那棵被称为“梦笔生花”的人造 树。名人如刘海杰者,也把年年去北海当成个话儿来说。


    可是,和真正去过黄山的聊天,你会发现,他们和没有去过黄山的人的真正区别,在于他们聊的最多的,不是黄山美景,而是吃饭、住宿、坐 车等等俗事。爬黄山并不怎么累,累的是活在黄山,即便你只是走马观花地在黄山上活一天。如果跟着导游,你会发现黄山的导游是最善于审时度势的。日程、路线、交通工具、住宿地点、 膳食级别……时时都会随机应变。然而你不可以乱发脾气,也不可以乱投诉,因为发生在黄山的这 样的纠纷实在是太多了。只要导游不带着你净参观“黄山特产 ”,他就是一好导游。


    你不妨自我安慰一番:谁让黄山的游人太多呢?能有得吃、有得住、有得看,已经相当不错了。是的,倘若你想省钱、想自由,不跟着导游而是自己“组团”,你会发现你实在了一个更大的错 误。你必须不停地和小贩、挑夫、饭馆老板斗智斗勇,同时张开警惕的眼睛避免落入不良分子的陷 阱。很多人都有过花大价钱和陌生人共睡在黄山小饭馆的地铺上的经历,然而这种经历并不是最惨 的,很多时候,特别是节假日,黄山上所有能遮点风的地方都有游人蜷缩着过夜,甚至连50元钱租一夜的大衣也租不到。再好的美景,为她受一遍罪也就够了吧。





    庐山:想要爱你不容易


    庐山越来越像一城市了。而犄岭这个天上的街市更是在对都市的疯狂克隆中,令这个曾经是天下第一清幽地的避暑名山热力四射。虽然有“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这种千古名句的蛊惑,但其实现在的人游庐山决不 是只冲瀑布去的,有 “美庐苑”,有“庐山会议”,有电影《庐山恋》,庐山已经是货真价实的名山。 可惜老建筑新建筑建得太多,真有点让人“ 不识庐山真面目”了。三叠泉瀑布本来是庐山的标志,可 是现在庐山被分了三块,庐山景区归九江市,三叠泉景区归九江县,还有个秀峰景区归了星子县。 这样游人到了庐山,不仅要交三次门票钱,而且在设计旅游路线时,还得煞费苦心,生怕没看完景 点就出了景区。游人多从庐山景区下石阶奔三叠泉而,不少人起先并不知道看庐山著名的瀑布还要再交25元。 不知什么人怕游客看过一叠和二叠的瀑布后,省钱不看第三叠,就拔去了路牌,路上的古板也被毁坏。听当地人说是被人故意毁坏的,目的是阻止游人看二叠泉。之所以这样“用心”,乃是因为三叠 泉区只管第三叠瀑布。在庐山景区内,也有麻烦,本来小景点门标已经包含在景区收费之中,但是 一些必经的景点内莫名其妙弄了些石头的展览,就又向游客要钱,不给,就不让过。而要找到另一条路绕过,则很费周折。


    游庐山,既辛苦、又受气,世界文化遗产的本意是更好保护遗产,不是让各地方去进行利益分配的。





    长江三峡:失望的道别


    三峡风景将不复存在,这个消息让三峡游客暴增。本来计划20年内完成的出游计划,一下提到 眼前,对你腰包可真是个考验,然而别着急,可以这么说,三峡根本不值得你宝贝。长江的水早就像黄河一样黄。从重庆上船,到武汉下来,三天的时间里,船前船后船左船右都 是卷带着泥沙的黄水,更别说两岸大小城市的工业排放出的废气,还要时时来刺激一下你的鼻粘膜。 有人模仿电影对话:“长江、长江,我是黄河。”回答即兴篡 改为:“黄河、黄河,我也是黄河。” 不到第二天,船上厕所的气味就传得很远了。美国人Frank Wheby去年5月在“孤独行星”网站 报告说:他乘的三峡游的船上带着沙子的污水到处流。苏格兰的Hamish Mar tin则说:全部三个峡口都是在夜晚通过的,所有人都被禁止到甲板上,他只有从窗户中望出去,只在满月之下看 到了一堵峭壁的一个尖角;总是被奉为上上宾的外国游客尚是这种待遇,更遑论你们中国游客了。事实上,三峡留在很多人心目中的印象就是朦胧月光下两岸山峰留下的剪影。三峡,就用这么个剪影,向失望的人们道了别。

  • 作者:star870418 (2009/6/20 11:05, 评分: 2楼 )




    苏州园林:无法惊艳


    苏州园林是很多人的江南梦。然而,到过苏州园林,你便会发现,这个梦里想过无数次的情人,单从长相上看,她一点也没有歪曲你的幻想。也许正因为如此,真正的苏州园林已经无法让人惊艳了。


    苏州园林的名气实在太悠久,自五代时就名扬海外,后来游历中国的旅行家马可.波罗定 义了“人间天堂”一词以作颂扬。80年代开始,参观苏州园林的游客熙熙攘攘,每年外来游客皆超 千万人次。被誉为苏州四大古典园林的拙政园、狮子林、留园和沧浪亭,新近又被联合国收入“世 界文化遗产名单”。或许有些不理会风雅的人觉得依旧没有完全淘汰马桶的苏城太旧,偏爱穿弄堂 裁缝手下绸衫的苏州人太土,便对于苏州园林的历史和精,却难有啧词。


    但更让人扫兴的是,我们已经在太多的地方看到她的克隆版了。每一座城市的公园,每一部古装电影或者电视的背景不厌其烦宣扬着中国文化的画里,檀香扇、丝帕、屏风......所有能撩起 我们的江南情思的物件上,她已经被我们读得烂熟。可是我们还是要去亲眼一睹她的芳容。就像一定要亲眼看一看我们心中的明星。结果,大失 所望。她的面目虽然和我们的想象不差分毫,可是几乎把园林里的每一片“留白”都填实了的游客, 已经把她身上那种韵味(也许是我们在想象中给予她的那种韵味) ,磨损得无影无踪了。





    江南三大名楼:盛名难副


    黄鹤楼和岳阳楼、滕王阁并称江南三大楼。然而,文学家的贡献就存在于他们文学上的想象, 想象得越是淋漓尽致是给今天的游人带来苦恼。盛名之下的江南三楼实在显得太小了。中国地大物博,名胜中有“千楼”之说,三楼的单薄令人失望。本体的观赏价值很小,所以你只能在紧紧包围在你四周的城市楼宇中去用心品味古人诗 赋里的那种感觉。可是就拿黄鹤楼来说吧,今日长江已成为“第二条黄河”,泥沙滚滚江水黄黄,不管你怎么看,都只能感到内心的排斥。要产生千古幽思,昔人悉绪,面对滔江水,确实刮不出丁点惆怅。洞庭既不是天下水,岳阳楼何享有“天下第一楼”的盛誉?范仲淹的“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为中国知识分子扮演的社会角色做了一回理想的设计。岳阳楼只是个还算漂亮的建筑物,可贵的是1983年重修时遵照了清代光绪年的版本。始建于唐代的滕王阁,明代时只有3层, 高27米。今天的滕王阁,连地下室共9层,长高了一倍多。红红绿绿,纯粹就是弊脚工匠手下的 弊脚假古董。滕王阁门票挺贵,不知是不是贵在嵌在上面的那枚金属纪念币上。但真正失落的却 是面对发黄的江水和喧闹的人群,你再也看不到王勃“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的诗意!





    深圳世界之窗:一个牺牲品


    没有人文历史也缺乏自然景观的深圳,却借深圳当年的牛气搞了一个一炮而红的“ 锦绣中华”, 而后便是那个红得发紫的“世界之窗”,轰动全国,随后主题公园便在神州大地上处处开花。主题 公园们真是摸准了国人的命脉:咱不能够游遍世界,游遍中华,在戏台上装模作样扮一回,和模 型合个影,总也差不多了吧。可是想假装出国游了一回,洗出来一看,“金门大桥”后面多了个火 柴盒式的现代建筑。或者两个不相干国家的建筑凑在了一张相片上,实在无法以假乱真。据推测用不上20年,十分之一的中国人将在境外旅游,更别说游遍中华了,那么无论“世界之 窗”还是“锦绣中华 ”都透露出太多的不良信息,比如暴发户心理、小家子气、浅薄、粗鄙、荒唐 ......单就这话题就可以再写一本《丑陋的中国人》了。可惜还没等到中国人把出境旅游视为平常,满中国蜂拥而起的主题公园已经开始危机四伏: 1997年江苏福禄贝尔科幻园倒闭;1998年底广州番禺飞龙世界倒闭……与此同时,主题公元的 鼻祖深圳的两大宝贝也日渐式微。有数据表明,自1995年起,世界之窗接待游客人数和年收入 平均每年下滑都在百分之十左右。说起来也是,北京也有“世界公园”,长沙也弄了个还不错的“世界之窗”,无锡的太湖边上更 耸立起欧洲的、中国古代的各种假建筑,人们干嘛还要跑到深圳来看你的什么“世界”呢?

  • 作者:danzhiqing (2009/6/20 19:11, 评分: 3楼 )

    星星去绥宁啊
  • 作者:star870418 (2009/6/20 20:58, 评分: 4楼 )

    回复 4# danzhiqing 的帖子
    你请我去不咯 哈哈哈
  • 共有4评论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

  • 长沙
  • 株洲
  • 湘潭
  • 湖南
  • 国内外

资讯

  • 要闻
  • 社会
  • 娱乐
  • 视点
  • 体育

活跃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