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长沙
  • 株洲
  • 湘潭

熊猫要克隆吗

2009/8/6 15:44 作者:米老鼠 点击:627 评论:0 条 【
大熊猫历经数百万年的演化而生存至今,并不是为了在动物园里取悦人类,动物园里的大熊猫不是真正快乐的大熊猫,大熊猫需要生活在自己的自由王国里,在那里经风雨,见世面,在那里自由觅食,寻求爱情,生儿育女,在野地里生,野地里死…… ——《熊猫虎子》最近我在准备一个演讲,是北大的周其凤校长推荐我在一个国际会议上做午餐会的报告,我想了很久,把题目定成了《诺亚方舟是在大雨之前建成的》。选择这个题目,灵感来自于一对信仰基督教的朋友送给我的一个小动画,更主要的原因是它精确的代表了我的保护观。
1980年,我开始研究野生大熊猫,直到1996年,我在广西开始新的研究。在这期间,发生了很多很有影响的事情。其中一件是1983年秋卧龙自然保护区里的竹子大面积开花,随后全世界都被“竹子开花会使大熊猫灭绝”的声音动员起来捐款拯救大熊猫,另一件则是1997年,绵羊“Dolly”被克隆出来之后,国内一些科学家掀起“克隆”大熊猫的热潮,并想把它作为保护大熊猫的国家项目。这两件事情如火如荼的进行之时,我都坚定不移地站在了“主流”的对面——竹子开花不会让大熊猫面临绝境;克隆技术拯救不了大熊猫。竹子开花的问题今天不讨论,也不说克隆大熊猫的技术有多困难,多复杂,多劳民伤财,只说一件,保护大熊猫的目标在哪里?
我的保护观,一句话,就是在大雨之前建好诺亚方舟,而不是冷冻它们的基因,不是获得某一个体的拷贝,也不是把它们圈养起来放在动物园里取悦人类。拯救一个物种最好的办法就是在它的自然栖息地里保护它所在的群落的完整性、稳定性和物种内在的遗传多样性。在保护大熊猫上今天我们必须固守的最后一块阵地就是保全那些充满野性的自由生活的种群,保护它们世代生存的自然栖息地——给它们留下最后的自然庇护所。
在研究大熊猫的17年里,我给中央写过两封信,第一封信在1984年的10月,“竹子开花使大熊猫灭绝”的观点最为火热的时候,信里陈述了我不赞成在全国各大熊猫分布区的中心地带建立13个大熊猫饲养场的计划,不赞成把野生大熊猫关起来饲养的原因;第二封在19939月,北秦岭西段南坡的原始森林即将被伐尽之时,我同我的研究生们写了一封致江泽民主席和李鹏总理的信,陈述了“秦岭正在发生的生态危机和建议解除的办法”。 这两封信都在很短时间内得到了回复,中央很快采取行动停止了把野生大熊猫抓起来养的计划;在秦岭南坡原先属于常青林业局的大熊猫“娇娇”和“虎子”们的自然栖息地里也建立起了新的长青自然保护区。
在我离开秦岭的时候,最骄傲和最快乐的事情就是,看到娇娇、虎子和它们族群的生命,有如秦岭南坡那些永不回流的河,汹涌奔腾在自己故乡的沃土上。

 

我来说两句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最新评论

  • 长沙
  • 株洲
  • 湘潭
  • 湖南
  • 国内外

资讯

  • 要闻
  • 社会
  • 娱乐
  • 视点
  • 体育

活跃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