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长沙
  • 株洲
  • 湘潭

陈君文:骑自行车上班的市委书记

2011/7/19 08:09 作者:HOPE 点击:1135 评论:0 条 【


(2011年6月16日,株洲市委书记陈君文接受长株潭报记者采访。 资料图/潇湘晨报滚动新闻记者 秦楼)


(6月9日,一个小朋友在株洲湘江风光带亲水沙滩戏水。 资料图/潇湘晨报滚动新闻记者 陈正)


(今年5月,株洲市用市场化的办法在全省率先启动公共自行车租赁服务。目前已有近万辆自行车投入使用。 )




  红网株洲7月18日讯(潇湘晨报—长株潭报滚动新闻记者 胡远志 周帙恒)7月6日上午10:30,株洲市天元区天台路上的一处自行车租赁点,正在株洲调研的湖南省委副书记、省长徐守盛兴致勃勃地骑上一辆绿色的自行车,穿行在城市的绿荫道上。
  
  “我也来骑骑看。”用一张绿色的租赁卡在感应器前轻轻一刷,徐守盛顺利取出了一辆自行车。他灵巧地跨上自行车,轻便自然地骑了起来。
  
  这里是株洲市近400个公共自行车租赁点中的一个。今年5月,株洲市用市场化的办法在全省率先启动公共自行车租赁服务。目前已有近万辆自行车投入使用,方便市民出行,既提升幸福感,也增加了自豪感。
  
  徐守盛骑了一小圈将车停了下来,对站在一旁的株洲市委书记陈君文说:“公共自行车租赁符合资源节约和环境友好‘两型社会’建设的要求,我们一定要大力推广。随着城市化加速推进,我们要用新思维、新举措来创新城市管理。”
  
  无独有偶,国家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副部长仇保兴在听取了株洲公共自行车租赁系统汇报后,对“株洲模式”也给予了极大的肯定和期望:“这种公司化运作,市场化手段,企业化管理的模式,做的非常科学合理,我期待这个系统向全国推广,我们将重点支持。”
  
  这只是株洲市创新思维、解放思想,建设“两型社会”的一个缩影,自2007年长株潭“两型社会”试验区获批以来,株洲市已经在城市管理、项目建设、环境改善和民生工程等领域通过一系列举措,创造出独特的“株洲模式”。
近4年来,株洲成功创建国家园林城市、中国优秀旅游城市、国家卫生城市、国家交通管理模范城市,获评“中国十大最具投资价值城市”,今年还有望成功创建国家环保模范城市,受到了新疆、湖北、江西、河南在内的160多个考察团的交口称赞。
  
  骑自行车上班的市委书记
  
  在林荫下的自行车道上,陈君文骑着单车,穿行在城市绿道之中。当骑行到天台路308号株洲市委大院内,陈君文将单车停放好,快步走进办公大楼。这种看上去非正式的抵达,在陈君文看来已习以为常,尽管对于一个市委书记来说,这不免有些随意和非典型。
  
  这对于陈君文而言,只是平常的一天。“我今天早上就是骑自行车来的。”7月18日上午,陈君文在接受长株潭报记者专访时笑着说。
  
  而就在陈居住的株洲市天元区一处小区,保安郑先生证实,他一个星期至少看到陈君文骑两次自行车去上班:“他骑的是辆凤凰牌单车,挺普通的,就停在小区院子里,还爆过胎,没气的时候都是他自己用气筒打。”
  
  其实早在2008年7月,刚从株洲市长岗位走马上任株洲市委书记三个月的陈君文,便向全市各级干部发出了骑自行车上下班的号召,虽然有舆论质疑其作秀,但他却坚持至今。
  
  陈君文解释:“我也不是天天骑,也不要求干部们天天骑。你要干什么公事,要去很远的地方,当然要开车。但可以经常骑,现在的人在办公室里面有空调,车里有空调,家里有空调,对身体不好。多骑自行车代步出出汗,不仅对身体有好处,对工作也有好处。”
  
  而对于领导干部骑自行车上下班,湖南省委党校公共管理教授王学杰给予高度评价。王学杰说:“网上对领导干部脱离群众有句顺口溜非常形象:五六十年代是摸得到脚(睡同一铺炕),七八十年代是听得到声(广播),九十年代是看得到烟(汽车),到了现在就只能看到影了(电视影像)。至于深入群众,好像给上几百元钱就‘走访结束’、电视报纸上有了身影就‘慰问到位’。在汽车时代领导干部坚持骑自行车上下班,是新时期做好群众工作的返璞归真之举,市民在路上在身边就能看到领导干部,有什么问题就可以当场反映,一个小举动缩小了与群众间的距离,增进了党群之间的感情,也增强了执政的群众基础。”
  
  知屋漏者在宇下,知政失者在草野。陈君文也深有感触。他坦承,骑自行车上下班后经常被市民拦住直接反映问题,让他听到了很多真实的情况和声音,他也有针对性的就新出台的一些政策问问普通市民的意见。“在路上听到的情况比听专题汇报更原生态,也更鲜活,更具真情实意。”
  给市民做减法也是惠民
  
  市委书记骑车上班,看起来是件小事,但对有建议的市民看来却是件大事。在株洲市天元区环卫处工作的环卫工人王师傅就曾经拦住陈君文,向他反映问题。
  
  去年7月的一天,烈日下的王师傅正在天台路上打扫卫生,远远的,他看见一名身穿白衬衣、黑裤子的中年男子骑着单车而来。“那不是市委书记吗?”因为平时经常在电视里看到陈君文,王师傅一眼就认出了他。被太阳晒得黑黝黝的,满脸汗水的王师傅连忙上前拦住了陈君文,“书记,我要向您反映一个情况,领导干部们天天坐在空调房里办公,上下班汽车里也有空调,还发高温补贴,可是我们天天在烈日下,却拿不到高温补贴。”
  
  陈君文听后,觉得很有道理,到了办公室,他马上找到天元区分管副区长。得知天元区环卫工人的平均工资已经从800元增加到了1000元。虽然有提高,但环卫工人并不知道增加的钱含有高温补贴。
  
  “于是我让他们单列一项高温补贴发给环卫工人。其实钱不多,但是钱发了几天,就有几个环卫工人拦住我报喜。这说明我们的群众非常质朴,他们要求不高,稍微满足了小心愿就会十分感激,而我们只是做了应该做的。”陈君文说。
  
  小小自行车中也蕴含着大民生。除了环卫工人,在骑车路上,陈君文也听到了不少征地拆迁、干部F·B等敏感问题,矛盾不容回避,他都尽力安排工作人员解决,为了督促办事效果,今年6月,市委办还专门印发了《办理市委书记批示件的有关规定》的通知。
  
  而在解决民生问题方面,株洲市有一项举措受到了各方面的关注——城市自行车租赁系统。在株洲的大街小巷,一排排崭新的公共自行车成为了一道道受人瞩目的城市焦点。
  
  虽然在北京、杭州等地都建有公共租赁自行车,但这一惠民举措,在长株潭试验区,株洲是第一个吃螃蟹的城市,在中部六省也走在前列。经过企业化运作,这个租赁系统所提供的自行车,所有零部件都是专项订做,而生产厂家在自行车有所损耗后,立马就提供维修服务。保证了市民随时可以骑上舒适而低碳的自行车,保障了自行车租赁系统的长效性和生命力。
  
  株洲市副市长李异建是公共自行车租赁系统建设的负责人,他认为这与株洲市委书记陈君文强力推动分不开:“株洲市委书记是为数不多坚持骑自行车上班的市委书记。领导干部自己有切身感受,那么在发展公共交通、倡导低碳出行时如何破解最后一公里的难题?自行车是个不错的办法。找准路子,加大力度,自然能够率先实施。”
  
  而在陈君文看来,骑车上班并不只是低碳出行这么简单:“干部年年加工资,企业职工也可以涨工资,那些困难居民、学生怎么办?困难群体增加不了收入,我就跟他减少支出,全市所有公交车包括空调车票价由2块降到1块钱。不想搭公交车的,还可骑自行车,3个小时以内不要钱,那就会减少支出,也就是增加了收入。这样的减法,帮助市民提升了幸福感和自豪感,对这个城市更加认同,让普通市民尤其是低收入者分享到改革成果。”
  
  而这背后,是株洲市将600多辆城市公交车全部更换为电动汽车,建成了全国首个“电动公交城”。
  
  要用市场的理念经营城市
  
  做不了加法的时候,不妨做减法,一样可以惠民生。辩证观念背后孕育着陈君文对城市管理不一样的思维。在美国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公共管理高级培训班”学习过的他认为,对内地官员而言,最紧迫也最重要的是要用市场的理念经营城市。
  
  株洲市从2004年全国十大污染城市,到2009年跻身全国卫生城市,大美蝶变是陈君文最为引以为欣慰的成绩之一。
  
  在回答记者关于成功最大秘诀的问题时,工厂厂长出身,担任过多年财政局长,做过常德、株洲两大城市市长的陈君文沉思了几十秒说:“我看应该归根于市场化,往小处说,是用市场化的力量调动了各方面的积极性;往大处说,是用市场化的成果提升了城市投资的价值。我们从创建工作中得到了实惠,市民看到城市更漂亮了,投资者看到了更多的投资潜力。”
  
  石峰区区长冯建湘非常有体会。2011年6月,株洲市城市管理考评结果揭晓,石峰区再夺第一奖100万元,而排末名的区被罚30万元。冯建湘说:“这让我们非常有压力。”
  
  2008年3月开始,株洲对全市四区城市管理考评结果予以公布并排名,按结果进行奖罚,且奖惩力度逐年加大。从去年起对排名第一的城区奖励100万元,第二名奖励30万,第三名不予奖罚,而最后一名罚款30万。今年起,全市所辖各县(市)城管工作也纳入考核。
  
  除罚款之外,株洲市还在市内各大新闻媒体上公布排名结果,并公布各区区长、分管副区长的姓名,全市各区城市管理水平完全曝光于市民的眼底。“当时在四个区中引起极大震动,很多区领导开始把这项工作放在重要位置了。”株洲市委副秘书长、城管局长朱振湘说。
  
  不仅仅是城市管理者,一线建设者也感受到了市场化运营城市的魅力。即使夏天午后户外是高温,但在株洲市河西天元大桥附近执勤的环卫工人张爱华仍然动力十足,她说:“不仅仅是责任感和敬业心的原因,我们每发现三个烟头都可以折现获得奖励。”
  
  说到这里,陈君文非常感慨。他解释:“我是厂长出身,管理城市应该像管理企业一样,只有市场化才能调动大家的积极性。我们现在不用搞领导干部上街扫卫生,因为巡查员一个月都可以拿3000元工资,比普通公务员收入还高。为什么这么多?他找垃圾就是找钱,这就是心态上的转变。中央一直强调干部要熟悉经济规律,不要老用部门的规定来压经济规律,我们应该很好的落实,每个干部每个党员都可以从身边做起。”
  从改善环境中内生投资魅力
  
  城市更有魅力,投资者也就接踵而至。陈君文介绍,株洲的城市新地标神农城项目,完全采用市场化运作,湘江风光带建设也是撬动市场的力量。如今,这两个地方已经成为市民纳凉消夏的好去处,喷泉、音乐和露天电视吸引了非常多的游客。
  
  他说:“以天易公司为例,1200亩土地,抵给银行,贷十个亿,现在已经达到50万平米建筑面积,卖8000块钱一平米就有40个亿。这个项目搞完,我们税收就增加3个亿。这是什么概念呢?基本相当于我们一个小县的财政收入。我们就是用这种经营理念让我们的财政收入不断提高。不仅如此,这个项目还增加了13000个就业岗位。湘江风光带边上的土地,以前70万一亩没人要,现在350万一亩还有很多人竞争。因为环境改善房子升值了,投资者能看到真实的回报。”
  
  一个典型的例子是株洲市中心医院和城市规划展览馆的建设。在市中心寸土寸金的核心位置,株洲市没有将它拿来开发房地产,而是投入9个亿建设医院,为老百姓提供舒适的就医环境,投入1个亿建设了城市规划展览馆,使之成为株洲市民的新客厅,也提升了城市的品位和形象。
  
  对于城市环境提升带来的投资拉动效应,株洲时代新材董事长曾鸿平深有体会,“现在我们的客户来株洲采购产品,看到这个城市很漂亮,也对我们企业产生了信心,投资就很有信心。美化城市,不仅优化了招商引资的平台,也带动了我们的销售形势增长。”
  
  2010年5月到株洲专题考察调研的中央党校原副校长石泰峰高度评价株洲的变化,他说:“株洲市‘以现代工业文明为特征的生态宜居城市’的定位非常好,符合科学发展观要求,切合株洲实际,体现了全面发展水平。株洲走出了一条富有特色的城市发展道路,对于总结我国前30年的城市发展经验,研究下一步发展道路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在市场经济条件下,环境决定着生产要素的聚集和流向,左右着市场主体的决策,是影响一个区域经济发展的重要变量。王学杰教授认为,株洲市在经营城市上,一方面在“两型社会”建设、一体化建设中敢于负债,发挥主导作用,成为科学发展的重要推动力;另一方面,也尊重市场规律,有所为有所不为,把市场的交给市场。
  
  在接受采访时,陈君文说:“我们要像爱护眼睛一样,爱护投资环境;要像每天洗脸一样,及时清除环境中的污垢。如果说株洲有什么‘模式’和‘理念’,正是在经营城市时,从这些不断改善的环境中内生出来的。”
  
  腾笼换鸟助推绿色低碳
  
  盛夏的七月清晨,漫步在湘江株洲段岸边,清风徐来,江面波光如画。游玩、跳舞的人们络绎不绝,一幅祥和怡然的人间胜景。
  
  然而几年前,大量重化工厂沿江排放污水废气,湘江远没有今天这般景致。住在湘银小区酷爱晨跑的株洲市民王鹏说,“以前每次回来可都是一脸的灰和土!现在是神清气爽,越跑越健康。”
  
  两型社会要发展经济,但最终的目标是对生活环境的改善。居住在株洲市河东杉木塘附近的王文定,2011年7月7日给陈君文和市长信箱同时写了一封信,因为灰尘很多,他很想知道家附近的株洲电厂什么时候搬迁。
  
  这封信得到了陈君文的高度重视,市环保局在王文定写信的第二天,即7月8日便予以书面答复:“株洲华银火力发电厂现已在攸县选址新建,服役期满后,将按照国家政策报废退出,其厂房、烟囱也将全部拆除。”
  
  将污染企业关停并转,被陈君文形象的称之为“腾笼换鸟”,他说:“加快‘两型建设’,千万不能空喊口号,一定要用项目支撑。”
  
  其实,早在2008年,在陈君文力推下,株洲市便曾对株洲电厂一根高180米的烟囱进行了爆破拆除。至今年6月,城区原有459根烟囱的株洲,已经只有100多根烟囱,这些也将在近两年内全部拆除。
  
  陈君文说:“我们炸烟囱,也是向外界昭示,株洲不会再要污染环境的企业进入。宁可GDP少点,也要让市民生活环境好点。”
  
  这一举措的背景是2008年起,“三年治污”风暴劲刮湘江,株洲壮士断腕般关闭123家污染企业,损失GDP30多亿元。
  
  “几乎是雷霆行动,凡拒绝治污的,官员摘帽子、企业摘牌子、违法的戴铐子。”陈君文感叹:“铁腕见到了成效,这一过程也让我们找到了经济增长与环境保护的结合点——排放和消耗做‘减法’;老产业升级,新产业壮大,发展同步做‘乘法’。短时间看,对污染企业关停并转无疑对GDP是有影响的,但通过改善发展环境,株洲却赢得了长远的发展。”
  
  位居湘江清水塘的湖南株洲冶炼集团曾被环保部挂牌督办治污,如今却成为全国两型试点企业。废水实现减量、再利用。通过污水治理,混杂着铅锌冶炼的废水泥浆,处理成能养鱼的中水。公司废水从2006年的637万吨锐减到2010年的71万吨,下降了近九成,大部分重金属废水直接回用。
  
  此间,湘江重金属削减率达50%以上,二氧化硫排放提前一年完成“十一五”减排任务。长达150公里,集生态、文化、防洪、观光于一体的湘江绿色长廊呼之欲出,“东方莱茵河”再现漫江碧透美景,“长株潭绿道氧吧”顺湘江东去。
  项目建设舒展“两型”翅膀
  
  再过些天,株洲版的“迪士尼”——方特欢乐世界就将开门迎客,这个建在曾经的荒郊的文化产业园,是株洲招商引资的一个硕果。
  
  项目投资方、华强集团董事长兼总裁梁光伟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华强’符合两型理念,对于工业重镇株洲来说,‘华强’不仅是一个文化科技产业项目,而是一个城市调整结构、重塑形象、全新发展的标志性事件。”
  
  华强的落户,正是株洲环境改善的表现。统计显示,近三年来,株洲经济不仅没有因为转型而放慢增长,还成功抵御了金融危机的巨大冲击,保持了又好又快的发展势头,2008、2009和2010年的经济增速分别达到13.5%、14.2%和15.3%,稳居全省前列。
  
  陈君文掐指算来:关掉污染企业减少税收3亿多元,但随之空气质量优良率达到97.7%,株洲从“全国十大污染城市”变身为国家级卫生城市和园林城市,吸引来更多客商,地方财政收入3年增长了一倍。
  
  此言不虚,环境的提升,为株洲带来了人气、士气和财气,先后吸引了攸县煤电一体化、华强文化科技产业基地、北汽控股、北汽福田、通用航空发动机等一批重大项目落户株洲,南车集团、五矿集团、中航集团、美的集团等知名企业投资力度不断加大,极大地增强了发展后劲。
  
  项目是产业的依托、发展的支撑,突出项目建设夯实了发展基础,增强了发展动力。今年上半年,株洲市累计完成财政总收入91.09亿元,为本年度预算的60.47%,比去年同期增加23.77亿元,增幅达35.3%,比2008年全年还超出近9亿元。
  
  在株洲市庆祝建党9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中,陈君文没有懈怠:“株洲要实现建设‘两型’社会的目标,必须把新型工业化作为第一推动力,加强自主创新,大力改造提升传统产业,优先发展战略性新兴产业,加快建设百亿工程千亿产业集群,努力实现从‘高碳’向‘低碳’转变,从‘黑色’向‘绿色’转变,从‘制造’向‘创造’转变。”
  
  “您觉得您幸福么,您认为最幸福的生活方式是什么?”在面对本报记者最后一个问题时,陈君文笑笑说:“能在这个岗位上实现自己的价值,我感受是很甜的。我希望将来能够有更多的时间,骑着自行车,在中国的莱茵河畔——湘江风光带上,悠闲的和普通市民一起享受着阳光、江风、碧水、蓝天。”
  
  【对话】
陈君文:要干的事,一定要干成
  
  长株潭报:在您任内这几年,株洲市确实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还记得您当初上任时的表态么?
  
  陈君文:来到株洲,我没有烧三把火,相反泼了三盆水:第一盆水洗洗头,清醒清醒头脑、理清发展思路;第二盆水洗洗手,要廉洁自律,不要乱伸手;第三盆水洗洗脚,要脚踏实地为株洲老百姓做点实事。
  
  在具体的工作中,我和干部们谈了“三个不在于”:一个地方的工作,不在于出多少思路,而在于帮老百姓办了多少实事;不在于总结多少经验,而在于上多少好项目、大项目;不在于开多少会议,而在于给基层解决多少实际问题。
  
  长株潭报:最近**总书记在建党90周年纪念大会上的讲话,特别强调要做好群众工作,当前有些领导干部似乎更习惯眼睛向上看,而不是真正的为下面的百姓着想,您怎样看这个问题?
  
  陈君文:脱离群众是最大的危险,我们还有少数干部确实在这方面做的不够。我是工人出身,我能体验到百姓情怀。你对老百姓办实事,老百姓就真心拥护你。说句心里话,我现在还真不在乎哪个领导觉得我怎么样,我在乎老百姓觉得我怎么样。
  
  我一直认为,现在暴露出的很多问题,不是老百姓的问题,而是干部的问题。比如说上访,现在我们很多干部有一种思想,好像一上访就是人家不对,我认为恰恰相反,关键还是我们没能把工作做好,没能把问题在基层、在一线解决好。
  
  长株潭报:现在您兼任了长株潭“两型”试验区工委副书记,您认为“两型”建设最重要的是什么?
  
  陈君文:我刚从常德到株洲来的时候,很多领导干部对我提的城市战略不理解,还有舆论说我喜欢搞“面子工程”,是“扫路书记”,说我是作秀的,但现在都不这么讲了。因为这几年的实践,他们看到了我们实施城镇带动战略所带来的巨大魅力,看到了我们用市场理念经营城市的巨大成功。
  
  湖南是一个农业大省,在农业大省搞“两型”社会建设,我看关键是抓城市建设。株洲这几年的实践表明,抓城市就是抓发展。要实现对农村强烈的辐射作用,就要牢牢的抓好城市建设。城市建设需要钱,对财政欠发达的湖南而言,我看我们要敢于负债搞建设。比如你看看重庆的存贷比,看看他们的GDP和负债的比例,我觉得我们还有很大的承受空间和消化能力。
  
  在实践中,我有个“三圈理论”,一圈是看做这个事情有没有价值,价值多大;二是有没有能力把它做好;三是看拥护度有多高。“三圈”能够融合好,那一定也能认真的做好。
  
  具体而言,我认为推进“四化两型”,一定要尊重科学规律,一定要从观念上、重心上和机制上解决问题。只有解决观念问题,才更具坚定性;只有解决重心问题,才更具操作性;只有解决机制问题,才更具可持续性。

稿源:红网-潇湘晨报
来源:长株潭报
 

我来说两句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最新评论

  • 长沙
  • 株洲
  • 湘潭
  • 湖南
  • 国内外

资讯

  • 要闻
  • 社会
  • 娱乐
  • 视点
  • 体育

活跃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