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长沙
  • 株洲
  • 湘潭
您的位置首页 >> 互动长株潭 >> 生活居家

因女友嫌其没文化 男子到书店蹭读5年

2010/8/4 10:56 作者:一切随心 点击:2777 评论:1 条 【
一直站着看书,不是每个人都坚持得了的。支撑他们站下去的,是对知识的渴求和对书籍的热爱。

比如新闻主人公何有华的座右铭:“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书籍故,两者皆可抛。”

  因站读成瘾,女友又觉得受冷落离开了他

  而他却从一名打工仔读成了单位的中层

  1日,一家新华书店,很多市民站着看书。
  想看书,怎么办?或买,或借。

  不过,有群读书人,不买也不借,而是到书店“蹭书”看。

  这不,一位名叫“望不到爱情”的“牛人”在微博上展现自己的“站功”———在书店里站了一下午,读完了33万字的小说《藏地密码8》,便迅速蹿红网络。

尽管有部分网友不解,但更多的网友则膜拜其毅力,赞他为“站读帝”,“写书的作家看了,肯定吐血而亡,出版社看了,绝对泪流满面!”

  但,如此之“牛”的人何止他一人!且到重庆各大书店去逛一逛,就明白“站读族”比比皆是,一站几个小时神情专注、不挪一步。

  其实,说他们是“蹭读族”并不完全准确,有的是“坐读族”,有的是时站时坐。总之,都是只看不买。

  本月是第三届重庆读书月,倡导全民阅读,共建书香重庆,早已成为重庆市民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蹭读族”自然也以自己独特的阅读方式来展现书之魅力。

  26岁的何有华自诩是个“看书全才”,枯燥如理论类,有趣如小说类,随性如散文类,真实如自传类,轻松如旅游类……什么书都会翻看,没有特别的偏爱。

昨日,记者看到他时,他正在重庆书城翻看中日文兼有的童话书《爱丽丝梦游仙境》。“我最近正在学日语,以看童话的形式学习,或许会学得轻松、有趣一些。”何有华说。

  看书看得视力下降

  别看何有华年龄不算大,但“站读书龄”已有整整5年。这5年1800多天,何有华“站读”了多少书,他已算不清楚,只知道左右眼的视力从1.3和1.1,下降到0.8和0.7。“视力下降算得了什么,重要的是我自学到了很多知识,提升了文化修养。”何有华说自己之所以“站读”成习惯,都要归功于前女友,“是她的嫌弃和我的贫穷促使我站着看书,看着看着就觉得书真是好东西,后悔上学时没有认真学习。”

  女友嫌他缺少文化

  如果说何有华开始“站读”是被迫,那么后来就悄然演变成如饥似渴般的主动。近6年前,20岁出头的何有华高中毕业后在家“啃老”了两年,才在一家电器卖场当了一名销售员。没多久,这个小伙子通过朋友介绍和一名自主经营服装店的姑娘恋爱了。

  “她是大学自考文凭,学的是文学,慢慢地就嫌我没文化了。其实也不怪她嫌,确实怪我知识面窄,孤陋寡闻。”何有华说,有一次,他和前女友同她的几位大学同学聚餐,“不知怎么的就说到了‘暴殄天物’这个成语,我把‘TIAN’念成了‘ZHEN’。后来又说起几个小说家,我都不知道谁是谁。她有的同学就面露鄙夷的表情,这让她很难堪。”这次聚会更让何有华深切地体会到了知识匮乏的尴尬,“我决心多读书,但工资不高,买不起多少书。没想到我在书城里选书时发现很多人都站着看书,只看不买,就跟着他们学。”

  何有华的这段爱情最终还是没有开花结果,原因让他哭笑不得,“她后来竟然又嫌我每天看书的时间太多而忽略了她。”

  每天站读养成习惯

  爱情虽然没有了,但何有华的生活因为有了“站读”的存在而丰腴起来,也让当年那个普通打工仔变成了现在一家公司的中层。尽管现在的何有华已不缺钱买书,但习惯已成自然,每天不到书店里“站读”一两个小时,就感到浑身不自在。

最长时,何有华能从早上书城开门,一直站到傍晚,“开始我会坐着看,有时候没地方可坐我就站着看,后来我就养成了站着看的习惯,站一天都没感觉。中午可以不用吃饭,看着看着就忽略了时间,饿过了就懒得出去吃了。到了晚上确实感觉到很饿很饿了才会离开。”

  连何有华的座右铭也跟书分不开,“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书籍故,两者皆可抛。”书籍在这名资深“站读族”心中的地位可想而知了。(应当事人要求,文中人名为化名。)

  故事

  1

  7月30日是星期五,是正常的工作日。但位于解放碑步行街边的重庆书城的人气需用一个“旺”字来形容。流行小说类、文学类、杂志类、财经类、养生类、儿童类……各个书架和展台前都是人头攒动,通道上,书架边,皆是或坐或站或蹲的大人和孩子们,有的女性顾不上淑女,索性脱掉高跟鞋,一心为了看书而站到底。还有的老人拿出本子和笔,摘抄书中对自己有用有益的内容。

  从当天上午10点开始,记者在重庆书城一楼逗留了一个小时,很刻意地浏览了几圈,发现拿着心仪的书籍到收费点购买的少,不过10来个人。而双脚稳站不挪一丝或席地而坐的“蹭读族”却有30多人。

  因翻看的人太多,许多书的边角都起卷儿了,里面还有折痕,严重的,封面已破旧得如同旧书。“有的顾客拿着书卷着看,有的压平了看,有的拿笔在书里勾画。所以这些书就难以恢复到原本的新模样。”书城一楼一名营业员说,“来看书的老人最爱惜书。他们通常动作较慢,翻书的动静也轻,不会随便折叠勾画,大都是另拿本子和笔来摘抄。”

  “暑假到了,每天有大量的孩子到书城看书。常常是书城还没开门,门外就排满了人。”重庆书城6楼少儿读物区的一名营业员说。

  记者在现场看到,这层楼果然是孩子们的天下,他们大都席地而坐,将书摊在地上,津津有味地看着。有的是结伴而来,相互之间边看边说说笑笑。

  “与其让娃儿在家上网、看电视,不如把他送到书店看书。”昨日中午,家住江北红旗河沟的陆女士加完班后,来重庆购书中心接在此跟小伙伴们一起看书的儿子回家吃饭,“我们工作忙,父母又在外地,这样是最好的方法了。”所以,自从孩子放暑假以来,陆女士夫妇每天做的一件事,就是叮嘱儿子到书店去看书,而且一定要等到父母去接他才能离开。

  现场

  书店内脱掉高跟鞋

  女蹭读族赤脚站到底

  恨书价越来越高

  嫌图书馆更新慢

  怕电脑屏幕伤眼

  于是有了蹭读族

  她天天泡书店,就为抄菜谱

  书店:蹭读没关系,但一定要爱惜

  背景

  在江北工作的张雨下班后的第一件事就是直奔重庆购书中心销售菜谱书的书架上进行翻阅,7月31日下午5点过加完班也不例外,只见她正专注地研究着一本专门介绍熬粥的食谱。

约5分钟后,她从挎包里掏出笔和本子,将其中一页内容抄了下来,再急匆匆地赶往超市买菜。

  “天热了,妈妈胃口变坏了,所以想熬些清热开胃的稀饭给她吃。”23岁的张雨虽然每天在书店“站读”的时间不长,最多不过半小时,且多是流连忘返于菜谱书籍中。但坚持的时间却不容小觑———如果不出差、不旅游、不逢年过节,365天所剩的日子里,几乎天天如此,已持续两年。

  是什么让她如此坚持,且单单只青睐食谱书?“妈妈和爸爸离婚后,我和妈妈相依为命了好几年。”张雨说,六七年前,自己正处于叛逆的年龄,对于妈妈苦口婆心的教诲,她都视为“害她”,“所以有几年,我和妈妈的关系非常紧张,一度到了水火不容的状态。”

  后来随着年龄和社会阅历的增长,张雨慢慢地变得懂事起来,知道自己的种种少不经事的行为伤害了妈妈,所以决心用行动来弥补。

  在朋友的提点下,从没下过厨的张雨就求助于菜谱书,以饭菜来请罪,缓和母女关系。“曾经买过两本菜谱书,但不是每道菜都适合家庭做和适合妈妈的口味。如果都买回家,也太浪费了。”后来,张雨便养成了到书店摘抄菜谱的习惯,“每天抄两三个汤菜,妈妈都吃得很开心。”现在,张雨和妈妈的冰山关系早已融化。

  张雨粗略算了一下,这两年来,自己抄下的各种食谱已抄满两小本32开的笔记本,从凉菜到热菜,从糕点到饮品,再到炒菜做饭等一些厨房小窍门,一应俱全。“以前完全是个菜鸟,现在已算是个‘大厨’了,有时候把在家烤的点心拿到办公室与同事分享,大家都赞不绝口呢。”张雨笑呵呵地说。

  故事

  2

  针对“蹭读族”的广泛存在,有的网友就非常不解,认为这样的“便宜”不能捡。

  对此,重庆书城质量管理部主管吴女士说,书城是靠卖书来维持运营,只看不买会对营业有所影响,“但我们每年都有书籍报废预算。对于破损严重的书,我们只有当废品卖。对于八九成新的书就打折销售,或是捐给贫困地区。”

  吴女士认为蹭书看没关系,最大的问题在于有的顾客不爱惜书,“有的看完书后随意丢,还有的把自己需要的部分撕下来带走。其中少儿类书籍损耗最严重,孩子小,翻书不注意保护,有时把吃的东西残留在书上,有时会拿笔在上面勾画、做题。”

  “书城没有规定看书就一定要买,只要没有特别影响到其他顾客和被发现损坏书,就没有什么。”吴女士说,书店是为爱书之人而开,蹭书读的人一定也是爱书之人。但仍希望大家在蹭读的时候能像爱惜自己的物品那样爱惜那些书。

  而在解放碑的精典书店、西西弗书店沙坪店等书店还设有桌椅或咖啡吧,以此希望顾客看得更尽兴。
 

我来说两句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最新评论

  • 长沙
  • 株洲
  • 湘潭
  • 湖南
  • 国内外

资讯

  • 要闻
  • 社会
  • 娱乐
  • 视点
  • 体育

活跃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