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长沙
  • 株洲
  • 湘潭
您的位置首页 >> 互动长株潭 >> 生活居家

尴尬的一代——写给1987—1990年出生的同学

2009/8/13 20:46 作者:木糖纯 点击:877 评论:0 条 【
我是一个70后教师,我的学生有80后、85后、也有90后、95后,我驮着日渐沉重的人生履历,努力跨过一条又一条不断延伸的“代沟”。因为我对新生代的热爱,我相信自己不会衰老。

  小学时我听到的歌曲是《微山湖》、《闪闪的红星》、《小小竹排》和《十五的月亮》,初中时代是《外婆的澎湖湾》、《走在乡间的小路上》、《射雕英雄传》、《霍元甲》、《便衣警察》和《一剪梅》,高中时才学会了唱《亚洲雄风》、《黄土高坡》、《耶利亚女郎》、《恋曲1990》、《敢问路在何方》、《水手》、《花心》、《我的中国心》《把根留住》等等,大学时代开始尝试进入角色卡拉OK《凌晨两点半》、《爱情鸟》、《一千零一夜》、《九百九十九朵玫瑰》、《同桌的你》、《一无所有》等等。那段时期我学会了吉他弹唱,整天哼唱同桌的你。刘德华是我的偶像,他同时代的国语歌我都会唱几句,毕业至今我除了生活需要学习的几首情歌对唱外,其余几首都是他的出的新歌。罗大佑的《恋曲2000》不知怎么97年就推出了,很失败,我们没有唱出90年时候的感觉。不知是罗大佑老了,还是我们老了。

  如果要追寻一代人的心灵轨迹,去看看他们唱什么流行歌曲就清楚了。这也是我上面为什么要啰嗦的原因,我在出示一个参照的坐标。写之前不敢相信自己竟然还记得这么多,一度以为我的记忆库已经模糊杂乱了,想不到还是有如此一个清晰有序的角落。呵呵,先自个儿慰藉一下。

  要谈论对85后一代青年的印象和评价,一个小帖子怎么足够。于是本帖我的想法就是从时代到歌曲再到人,这么一个三位递归法。很遗憾这方面我有硬伤,我不感冒流行歌曲和歌手已有10年了,幸而大环境下的耳濡目染从未间断,总体的潮流趋势还是有把持的。

  不算85后的婴幼期,他们的童年时期正是我的高中时期,尚处在懵懂之中的他们,注定错过那场反思寻根的文化浪潮。他们听着越来越少的童谣,不合时宜地成长着。他们心灵的土壤中,既缺乏古老纯净的爱因子,又未能及时播下时代的种子。一个模棱两可的童年,一群不知所措的孩子。

  他们的少年正赶上我的大学时代,可以说那是一个呼唤爱情、拥抱爱情的时代,可是稚气未脱的他们,同样解读不了属于成年人的爱情。也许他们也曾跟着哼哼哈哈,只不过是在模仿一段旋律而已。于是,他们又错过了推崇爱情、相信爱情的浪潮。

  当他们终于情窦初开,有了独立的思考能力之时,社会已进入了21世纪。知识贬值、爱情沦丧、金钱的魔力大行其道。他们读不懂啊,他们从没有任何思想准备!困惑、诱惑、游离、堕落……大多数人不由自主地成为了时代的牺牲品,只有很少一部分冲出了瓶颈获得了成功。当时代滚烫的烙铁狠狠地压下来,最单纯最年轻的一代注定是被伤害最深的一代!

  失去了主旋律的时代,每个人的舞步只能依靠自己内心的节奏。权力、金钱、色欲,世间百丑一齐涌现在他们面前;代表各种情感态度的书籍报刊让他们无所适从;折射着不同价值观的网络言论和流行歌曲变化纷纭,更熏染出他们矛盾冲突的个性。他们没有可以重温的过往,也没有能够一心一意前进的目标,他们充满精力和斗志却无从发力,甚至连他们呼吸的空气也在不断加重污染。

  60后是“无处告别的一代”,因为那段不堪回首的历史;70后是“无力启航的一代”,因为体制的温床和过于煽情恋旧的文化熏陶;80后是“无处靠岸的一代”,他们极其幸运地契合了时代脉搏抑扬顿挫地成长起来,他们有能力抗击社会阵痛期的冲撞,却找不到可以休憩的码头。而惟有尴尬的85后一代,处在80后和90后之间的过渡性角色,注定了他们群体上作为社会牺牲品的激烈冲突的性格悲剧,和难于大成的人生命运。他们的心灵无处安放,他们的爱情无处安放,他们的事业无处安放,他们的价值无处安放——他们是“无处安放的一代”!

  2009年8月12日
 

我来说两句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最新评论

  • 长沙
  • 株洲
  • 湘潭
  • 湖南
  • 国内外

资讯

  • 要闻
  • 社会
  • 娱乐
  • 视点
  • 体育

活跃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