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长沙
  • 株洲
  • 湘潭
您的位置首页 >> 互动长株潭 >> 情感天空

最好的兄弟亲手给我带上“绿帽”

2009/8/13 10:42 作者:木糖纯 点击:1075 评论:10 条 【
绿帽男:我的兄弟亲手给我带上了绿帽

我在黑暗中看到一丝光亮,黑夜给了我太多寒冷,只是我怕再也等不到天明。

时间的肃杀令一切都失去了生命的气息,我仿佛看到死亡在日益逼近,无法喘息,灼热的逼迫感是无力的释然。生命就这样被停止在无法触及的对岸,我们就这样渐渐脱离掉彼此的视线,渐行渐远。



喧闹嘈杂的市井,处处被商业气息所日益包围的街道,叫嚷喧天的小贩们乐不可支地摆弄自己的货物,街上往来的人群全然不顾被菜贩们扔掉的蔬菜所散发出来地腐烂的味道,依然忙碌而无暇顾及,脏乱不堪。愈来愈多的人走进我们的视线,我却感觉到空前的陌生。行色匆匆地人群,各自在自己的世界里穿行,擦肩而过亦是一种美丽的遗憾。

虽然只是淡淡地一笑,却没有了往日的温情,随即而来的是异常的陌生。一种空前的疏离感横亘在我们之间,像远隔了一道深不可测的沟壑,始终都无法靠近,我们变得异常沉默,却不能言语,若无其事地装作毫不在意,我知道,我们的心里仍旧有着彼此,只是我们再也无法相聚。无法再走在一起。我们就这样渐行渐远,彼此在心里默默疏远,我们始终都像延伸到没有边际的铁轨,不知何处而来,又通向何处?彼此日益形同陌路。



黑夜席卷了四周,已经是凌晨三点,我却仍旧不能睡眠,默然而失神地想象你的样子,仍旧是穿着一身素朴的白色棉布上衣,洗的发白的牛仔裤,不谙装束,眼睛笃定而温情地看着我,一种远离世俗的决然与美丽。放烁着灼热的光芒。她的笑颜依旧很温暖,就像一大束盛开的雏菊,透露着淡淡地暖意。犹如一束光,悄悄抵达内心深处,亦是一种可望而可不及地



我亦知道。我们再也回不到过去,刹那的芳华抵不住时间苍老的痕迹,留下落寞而凄怆的伤口,在逢线的过程中,缓慢疼痛,逐渐愈合。我亦明了,这一切终究是上苍给我的惩戒,我亦只能默默地甘愿接受,即使再也无力地去拥有,瞬间地荒芜。麻木而灼烧地疼痛,一切都如一场烟花地诡异,绽放着迷离而无声的花朵。这结果异常惨烈。

爱情总是给人一种沉醉的幻觉,可以为之颠沛流离甚而失所,我亦再清晰不过,冥冥之中飘忽不定的线索,我却很难掌握。饮鸩止渴般地难以忘却,它便如一剂包装精美外壳光鲜的毒药,情不自禁地饮下去,甘之如饴,即使毒发身亡,也不去怜惜。我们就像两条地铁里无限延伸的铁轨,在时间的奔跑下,无法交汇。心里仍旧是隐隐的疼与胶着的无力感。瞬间苍老,瞬间化作一地的荒芜。再也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苏兰

她是我大学前在高中的女友,名字叫兰苏。后来我来到上海,她留在北京,她亦是我的初恋,所以在我离开北京的时候,我仍旧记得,我们都彼此小心翼翼地,生怕这次离开便是永别,我们亦知道,相隔两地的苦恼,她流着泪,说,何,请记得我会一直等你回来。不管你到哪里,我都会在原地等待。那一刻我的心纠结着十分复杂,我们的爱在时间和空间的面前是那么卑微,我是爱她的,虽然她并不是一个美丽的女子,高中里,他帮我复习所有微弱的功课,帮我记下我听不懂的笔记,甚至打理我所有的起居,因此她没有更好地将时间用在学习上,高考结束,她只好就进上了一所普通的大学,我在她的帮助下,顺利地考取上海一所知名的大学。我亦是对她感激万分,当临别的一刹那,我看到她,满面泪痕,还有一双清澈而寂静的眼睛。

车子缓缓地开动,她一直追在后面,不肯松手,直到地铁呼啸地加速,她仍旧在大声地喊我的名字,要我记得曾经许下的诺言,火车愈来愈快,她的身影渐渐地被抛在车后,只听见耳边是凛冽地大风,我的心里陷入空前的寒冷。眼泪却无法停止地掉落下来。



大学里的环境异常宽松,每个人都在忙碌着结交女朋友。兰苏仍旧照例每个周末打来电话,问寒问暖,我却从来都不打电话给她,她对我的感情如果是一百分的话,我却有所保留地只有六十分,我始终不能毫无保留地给她完整的爱,始终都有一种疏离感,横亘在我们之间。时光苍凉,那些漫漫的高中时光逐渐在一点一点淡化,每次接到她的电话,我都是常常会陷入沉默,不知如何言语,她亦是在我生日的时候,独自一个人从遥远的北京来到上海,风尘仆仆地买来生日蛋糕,当我见到她的那一刻,我的心隐隐地胶着无力和疼痛。

见到她的那一刻,我的心里很惊喜,她仍旧是没有化妆的装束,却有一种自然而清寂的美。我在附近的酒店定好了房间,她手里拿着蛋糕,一脸的疲倦,我们激烈地拥抱在一起,她的身上散发着淡淡的栀子花的香气,也许是分隔的太久,我们拥吻着,热烈而激荡着心里最原始的欲望,她把自己的身体给了我。



临别前,她仍旧泪流满面,说,我不会后悔,但我会一直为你等下去。直到老去。



电话里依旧是她温柔的嘘寒问暖,她说,当我的父母离婚后,我再也感觉不到亲情的温暖,当你出现在我的世界里的时候,我义无反顾地爱上了你,我只希望我们能长久,平淡地相处,我再也不会去爱任何人,很多的时候。我是一个没有方向感的人,时间停留在哪里,我便会停顿在那里,你的出现让我迫不及待地靠岸,我亦知道,我们的相隔甚远,但我会一直为你停留,只为一句诺言,再也没有遗憾。当我想着自己心里爱的人,又暖又美的往事,即使仍旧惆怅,我感到我再也无法割舍,就好像时光在我心里面留下的温度,有着那么深刻的印记,火车开动的一霎那,我才知道,我对你的爱是那么难以割舍。

她的话,让我有一种沉甸甸地苍凉,我明了,我对她的感激超越了爱。甚至没有爱。



一次大学里圣诞舞会,室友拉我去参加,我本不想参加这样热闹的场合,但朋友仍旧执意要我去,却不好拒绝,朋友的介绍下,一个叫月的女孩出现在我的面前。她穿着一件橘黄色的连衣裙,是南方粗布的质地,有着布依族的图案和风格,清新而美丽的样子。她的笑容很甜,一袭瀑布似的的长发飘散开来,眼睛像浸满了水,眸子晶莹剔透,有一种江南女子的婉约与含蓄的美。

HI,我叫月。很高兴认识你。他们都说你是帅哥,果真如此。

哦,我叫何明。是他们乱说的。

大家都在忙着跳舞,我们却坐在这里喝酒,不如去跳舞吧。

她的舞步很轻盈,婀娜多姿的腰肢随着音乐翩翩起舞,我们在悠扬的音乐声中陶醉着,她的身上如兰苏一样,散发着迷离而诡异的栀子花的香气,我看见她的眼神,清澈而孤寂,眼白里有一种灼热的温度,她的手指纤细,搂着我的身体,我隐隐地感到她指尖传递的温度,是那样的温柔而恍惚,一切都如幻觉,她是这样安静的女子,眼神笃定而寂寞地看着我。



走在黄昏的街头,我转身看见她,在淡淡的月光下,她的眼神婉转而多情,充满疼惜与爱怜,她的眼泪划过眼角,缓缓地流下来,她说,你知道么?当我看到你的第一眼,是在学校走廊的图书馆,我们迎面走过,却没有彼此言语,你的眼睛总有一种憔悴的无力感,令我心疼,所以我这样的接近你,这次舞会的相遇,亦是我同学的主意,她说不想看到我日日地为你忧伤,但你却不知情。

她说我能去你的住所么?

我说,好。

房间里仍旧咱乱,一个人的住处东西被搁置的很随意,她亦是一个细心的女孩,便不停息的清理,房间在经过一段时间的忙碌后,被打扫的异常干净而整洁。阳台上是一大束的雏菊,散发着淡淡地香气。淡淡地月光投射进来,有一种浓郁地暖意。沉入心底。

她缓缓地靠近我肩膀,将头深深地埋下去,我再也无法克制,将她深深地拥入怀里,我漫漫地将唇贴在她的脸上,想要堵住她的泪水。她的泪肆意地漫过眼角,滴落在我的手心里,几乎是在瞬间,所有的压抑与刻意都在崩溃,都在破碎。我们都深深的拥抱在一起,被淹没在所有理性都不能控制的欲望里。激烈而粗暴地她将第一次给了我。



我们成了恋人,每日都朝夕相处地在一起,但兰苏仍旧不知道我们之间的事,所以,我对兰苏的态度保持着刻意的距离,但月是不知道我在北京还有一个女朋友,虽然我并不爱她。

我的冷言冷语让兰苏有些莫名其妙,直到有一次她再打电话来,我向她坦承了我跟月之间的事情。她只是哭,绝望地声音让我无所适从,我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她又该如何向她做着无力的解释,她说,你知道么?我一直在等你,从高中到大学,我从来都没有对你有过任何改变,但你为何这样绝情地对待我。请你给我一个答案,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对不起,我亦不能给你爱,但请你原谅,我们就这样分手吧。



我匆忙地挂掉了电话,心里却有一种隐隐地疼,那种疼痛温柔而残酷,我却最终都无法释然,我伤害了兰苏,却无法再次面对月的感情。人总有一种无力。时间的荒芜总是很模糊。

最好兄弟

在另一个城市里求学曾经高中里最要好的哥们,正好经过上海,我亦只好尽地主之谊,酒店里已经预定好了桌子,兄弟开门见山的说道。明,找了这么好的嫂子,你真是艳福不浅啊。我亦只是笑了笑,便向他介绍,说,这是月,我的女朋友。以后就是你嫂子了。以后对担待点。

明,凭咱这交情,我要恭喜你们白头偕老,早生贵子呢/?他开玩笑的说,月却有些羞涩地埋下头去,说,以后,你经常来玩,我们对陪你转转,上海有许多值得去看的地方。

谢了嫂子。

杯盏交错之后,我却感觉到有些晕眩,只好说,月,你让我兄弟多喝几杯,我有些不支。

后来的事情,我却再也记不得。



不过从那之后,月渐渐地在疏远我,去她宿舍她的室友说人不在,电话也不接。我不明白发什么了什么事。心里始终有一团阴影。



我们再次相遇,月的手上却挽着我的好兄弟,我再也不能控制,顺手便给了她一巴掌,质问她为何要这样对我,她哭着对我说,明,我们分手吧,我与他虽然只是一见钟情,但我们都很爱对方。我求你成全我们。我的兄弟亦是满脸的惭愧,说,明哥对不起,都是我的错,但请你原谅,就在那天夜里,你醉的不省人事,我们越聊越投机。。。我们真的爱上了对方,只求你成全。



我只觉得有些晕眩,我不知道自己是怎样跌跌撞撞地走回去,我以为自己得到了真爱,却被真爱的假象所欺骗,我伤害了对我最为真诚的兰苏,最好的兄弟却抢走了我的女友,亦是上天的惩罚。

我只想对兰苏说,对不起,请原谅,我错失了真爱,却在时间的荒芜里流离。心里亦是一种如刀割般的绞痛,仿佛瞬间被撕裂。

血肉模糊的。绝然割舍。
 

我来说两句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最新评论

  • 作者:木糖纯 (2009/8/13 10:42, 评分: 1楼 )

    少见多怪ia```
  • 作者:米老鼠 (2009/8/13 11:32, 评分: 2楼 )


    bushengqi
    不生气
    不生气
    喜怒
    喜怒
  • 作者:米老鼠 (2009/8/13 11:33, 评分: 3楼 )

    哈哈哈
    确实有点少见多怪
    嘻嘻i
  • 作者:可乐 (2009/8/13 11:52, 评分: 4楼 )

    自作孽。。。。。。。
    不可活。。。。。。。
  • 作者:可乐 (2009/8/13 11:52, 评分: 5楼 )

  • 作者:木糖纯 (2009/8/13 14:11, 评分: 6楼 )

  • 作者:木糖纯 (2009/8/13 14:11, 评分: 7楼 )

  • 作者:可乐 (2009/8/13 14:24, 评分: 8楼 )

  • 作者:可乐 (2009/8/13 14:24, 评分: 9楼 )

  • 作者:可乐 (2009/8/13 14:24, 评分: 10楼 )

  • 共有10评论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

  • 长沙
  • 株洲
  • 湘潭
  • 湖南
  • 国内外

资讯

  • 要闻
  • 社会
  • 娱乐
  • 视点
  • 体育

活跃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