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长沙
  • 株洲
  • 湘潭

一封家书——写自假期住宅的诡异七夜通宵贴

2009/8/7 20:12 作者:米老鼠 点击:704 评论:1 条 【
爸爸,妈妈,我不知道自己是否还有足够的时间来写这封信,因为,它也许很快就来了,也许,事情还有挽救的余地,我不知道,请原谅儿子的不孝,我也不清楚,为什么这样的事会发生在我身上,可能你们还在奇怪,好端端的,我为什么要对最亲的人开一个并不好笑的玩笑,请你们相信我,换做是从前,我也会认为这只是一个无聊的恶作剧,但是现在,我绝不会这么想了...
我是学新闻的,越早实习,就对将来的帮助越大,这个,你们是清楚的,所以,你们非常支持我回校实习的决定,但是,对不起,你们的儿子又说谎了,我回校并没有实习,只是在家中呆得腻烦,想回去过过无拘束的生活。请别生气,如果,我还有机会的话,我愿意接受你们的任何惩罚,并老老实实地去做自己该做的事情。
 

我来说两句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最新评论

  • 作者:米老鼠 (2009/8/7 20:14, 评分: 1楼 )

    【楼主】 (1):脑子很乱,窗外依旧阴冷,时间可能不多了,那就让我从一开始说起吧,从到校的第一天说起...
    按照学校的规定,假期住寝学生,应该集中到同一寝室楼,所以,原本住在南区的我,跟着其他的留校生一起,被分配到了北区的寝室楼,便是六号楼。今年的夏天很热,多雨,稍显潮湿,而绿化面积远好于南区的北区,则更是一块阴湿之地,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暑假,留校的人少之又少,那些通常要考研的毕业生都不知道躲到哪里去了,偌大的学校剩下不到一百人。老实说,北区的风土人情我还是了解一些的,风土前面已经提到,便是潮湿,阴冷,而人情,则是说男生要远少于女生,也许这算是一件好事,但是,这种阴气,现在让我感觉毛骨悚然。


    【楼主】 (2):我和一个叫小怀的哥们被分配到了同一间寝室,据看门大妈说,不把她算在内,北六的八层楼,只住了10个人,因为学校八人寝居多,所以后到的我和小怀,便被单独放在一个有着八张床的寝室。而且,还是二楼走廊最北边的那一间,我永远都往不了那间寝室的门牌号:214...
    北六寝室是北区唯一的男寝,距离其他寝室并不算近,楼前是一片空地,记得刚来学校的时候,这里曾经开土动工,可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中途停止了。楼后是一片杨树林,枝繁叶茂,遮蔽了大部分的阳光,开水房就处在树林的边缘地带。214背阳朝阴,又处在最北的位置,所以,寝室的潮湿可想而知,刚到寝室时,我和小怀着实费了不少功夫打扫,但奇怪的是,无论我们如何通风,寝室中就是有一种发霉的味道散不出去。更可怕的是,当时我并没有在意。


    【楼主】 (3):还有一件事很奇怪,妈妈,您总说我粗心,对不起,我又把您的话当耳边风了,如果换做是现在,我一定可以注意到那个奇怪的细节,也许,事情就不会发展到这个地步了。刚住到楼里的那天,我还记得,搬东西的时候正是下午,两点多钟,天阴着,我们问看门大妈,是否可以告诉我们,一同住校的那八个同学在哪间寝室。晚上无聊可以找他们打打扑克。大妈笑而不语,现在回想起来,我终于知道当初的不舒服感觉是如何而来的了。是那大妈的笑容!让人感觉不到一丝的温暖,嘴咧着,眼睛却直勾勾地盯着你,泛白的瞳孔一动不动。就像是死人的笑!!


    【楼主】 (4):小怀是一个细心的人,至少比我细心,当时他一定感觉出什么了,但是,他跟我一样选择了沉默,我们的不幸,就是从入住那间寝室开始的,第一个晚上,我跟小怀闲聊家常,男人之间想要相互熟悉很容易,只需一点催化剂,我们买了一箱灌装啤酒抬到寝室,两个人就像多年相交的老友,说个不停,酒过三旬,我们却毫无困意。小怀是一个开朗的人,乐天积极,他回校是为了等自己远方的女友来见面,男人之间的话题也异常简单,总是离不了女人,胡吹乱侃中,时间过得很快,我们谁都没有注意到,打我们进寝室的那一刻起,周围便是一片死寂,没有虫鸣,没有鸟叫。这一点都不正常,要知道,窗外树林的树枝,我们伸手可及。


    【楼主】 (5):白天收拾寝室的时候,还没有感觉,可晚上要睡觉了,却发现,刚晒过不久的被褥,却潮湿如故,横竖我们也不想那么早躺下,索性玩起了电脑游戏,可不过个把小时,我们两个又陷入了无聊之中,当时我还看了眼手表,22点14分,这个时间,我记得非常清楚。百无聊赖之际,小怀说了句:咱俩玩点小时候的游戏吧。可能是因为啤酒喝太多了,他的声音不像之前那么清晰,我兴奋,问道:玩什么?小怀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了一张纸,我这辈子都忘不了那张泛黄的稿纸!
    哪来的?我问道,小怀一脸茫然,就在桌子上啊,你没看到?早就喝晕了头的两个人凑到一起,仔细研究着那张纸。纸上没有特殊的记号,也没有太多字,但是把一个看上去挺有意思的游戏写得很清楚,游戏的名字倒很有趣,叫:寻寻。说的是,一个人把一件东西藏好,然后把藏的地方写在一张纸上,再把那张纸藏起来,接着,可以再拿出第二张纸,写上第一张纸的藏身地点,以此类推,纸的数量不限。


    【楼主】 (6):游戏并不高级,但是有种让人不禁想一探究竟的感觉。总想知道对方最后藏的东西是什么。这个好!我说,咱俩就玩这个!小怀也是一脸兴奋,跃跃欲试。
    第一次,便由小怀来藏,他一下子弄用掉了5张纸,也就是说,我总共要找出六样东西,设计人如果别具匠心的话,这个游戏用来打发无聊时间,再合适不过了,我拿着第一张纸,开始到处翻找。小怀则一脸神秘地跟在我身后。
    很顺利地找到了那5张纸,只差最后一张纸上的地点了,也就是小怀的宝贝的藏身之处,那宝贝到底是什么,我还真的是很好奇,打开那张纸,我惊讶地发现,那的第5张纸竟然是一张白纸!白得不能再白!!


    【楼主】 (7):我不快,搞什么恶作剧,玩就玩嘛!小怀凑过来一看,也是诧异非常:我明明写了地点的啊?说完,他在藏有第5张纸的鞋盒子里翻来翻去。一无所获。我根本不相信小怀的话,认定了,他是在开玩笑,正好也有些困了,我便对他说:赶紧把你的宝贝拿回来吧,不玩了,睡吧。小怀看了我一眼,没多做解释,转身走出了寝室。
    毕竟,我仍旧好奇他藏了些什么,所以,也跟在他身后,我们两个人一路往楼上走,小怀还是没有说话,像是在思索什么。我为了掩饰刚刚的不快,问道:你藏了什么?小怀耸了耸肩,说:我的PSP。到了4楼的水房,他停下了,由于学校为防止偷电,所以走廊里装的是日光灯,亮如白昼,小怀轻车熟路地打开水房里的垃圾筒,拿出了用卫生纸包裹得严严实实的PSP状物体,楼内一片寂静,我们之前找纸条几乎走遍了北六楼,可奇怪的是,竟然没有发现那几个据说是同住的兄弟,我看着小怀把卫生纸层层打开,正要笑着调侃几句,一抬头,便看见小怀那张瞪大着双眼的苍白的脸!


    【楼主】 (8):我凑上前一看,也傻了眼,小怀的脸色已经由苍白转为惨白,他手上,赫然放着一个相册!一个古铜色的相册,而他视如珍宝的PSP,则不翼而飞。小怀和我,面面相觑,从他的眼睛里,我明白了,他并没有开玩笑,这相册和丢失的游戏机,跟他没有半点关系。他长出了一口气,打开了那本旧相册,正在这时,楼上不知道是哪间寝室,似乎门被揣开,一声巨响,吓得我们应声一抖,相册落地,两个人,站在原地,不知所措。良久,小怀那弱弱的声音响起:可能是同住在楼里的那几个哥们吵起来了吧。我不确定地表示肯定:嗯..有可能,那咱俩现在回去?小怀点点头,看来,他也不打算在晚上寻找他的PSP了,我扭头便往下跑,顺手一把拉过小怀,蹬蹬蹬地往214跑去。


    【楼主】 (9):小怀的手,因为害怕而冰凉,我头也不回拉着他扎进寝室,顾不上平稳呼吸,我 斜靠在墙壁上,双腿因为用力奔跑而不停颤抖,说道:小怀,别担心,肯定是你记错了,明天我帮你找。我掩饰着自己的恐惧。可身后的小怀,一声不出,沉默地站在那里,我甚至能感觉到他因奔跑而越加粗重的呼吸,我回过头,想要安慰安慰刚刚失去PSP的他,可刚一回头,便发现了一个可怕的事实,在我的身后,哪有小怀的身影!只有一扇因为太匆忙而没来得及关上的寝室门!!!


    【楼主】 (10):一时间,我呆若木鸡,一双腿已经麻木,只能傻呆呆地看着那扇冰冷的门,不知过了多久,门外响起了小怀踢踏踢踏的脚步声,只见他手中牢牢抓着那相册,跑进了寝室。看到似乎已经失去知觉的我,小怀也愣住了,他用手使劲在我眼前晃了几下,我如梦初醒,结结巴巴地问:你才回来?小怀竟然笑了:你不是看着我进来的吗?我木然点头,小怀笑不出来了:你怎么了?没事吧,这点巧合把你吓成这样?我的PSP我都不担心,可能是哪张纸的顺序错了吧。我连点头的力气都没有了,满脑子是那只手冰凉的感觉,和身后那粗重的呼吸。


    【楼主】 (11):小怀见我不说话,倒也不再多问,自顾自拿把凳子,坐在桌子前面,打开了那本来历不明的相册,说真的,我想,小怀应该比我更后悔,如果不打开那东西,也许,什么事都没有了。我使劲甩了甩头,告诉自己,一切都是错觉,酒后的感官总是会出偏差,这么安慰着自己,我便也坐下来,跟小怀一起看那本相册。灰色的外皮,纹理粗糙,相册基本上是空的,只有那么区区六张照片,第一张是一棵树,可能是被PS过了吧,黑白的树,看上去感觉很熟悉,树上有一块凸起,却一点都不影响画面的美感。小怀又翻到第二张相片,却是一片空白,第三张,一直到最后的第六张,都是空白。我俩纳闷地看着这本只有一棵树的相册,满心地荒谬。小怀懊恼地说:一个PSP,换这么一个破玩意。我笑了,那笑声里,还带着写许颤抖,我主观地认为,这是奔跑所致。既然弄不出个所以然,我和小怀便决定,先睡下,明天再去寻找PSP。反正那几张线索纸条都在。我们互道晚安后,便躺在各自的床上,一夜无话。


    【楼主】 (12):北六最大的特点就是永远昼短夜长,过分茂密的树阴总是遮挡着本就为数不多的阳光,经过昨夜的折腾,我跟小怀并没有很早起床,等真正睡醒的时候,却发现,已时至正午,天依旧阴沉着,这使我们对黑白的感觉更加麻木,胡乱吃了点昨天的剩饭,我们俩便开始研究那几张可能藏有PSP的纸,为了避免重复,我们决定从第一张纸所写的地方找起,两个小时的忙碌,5张纸所书写的地方已经被我们彻底扫荡完毕,完全没发现PSP的踪迹,小怀一脸的失望,我也很不好过,毕竟,当初同意玩游戏的,不只他一个人。我俩傻傻地坐在寝室里,品尝着对方的失落,突然,小怀开口了,要不,再研究研究这本相册?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声音带着一种说不出的暧昧,我想都没想,便回答:好哇,左右无事可做。翻开相册,空白依旧,只是那棵树还是坚强站立,小怀突然说了这样一句话:这棵树,好眼熟。我仔细看着那张黑白照片,一种同感,油然而生:的确啊,应该就是北六楼后的那片树林吧,是不是摄影系的学哥学姐们照的?小怀精神一振:我们去找找啊,搞不好,是同楼住的那几个哥们看见我们玩寻寻,便跟我们开了这么个玩笑,他们把我的PSP藏那树那了!我一听,也觉得事情大有可能,连连点头,小怀有个性格我很喜欢,便是雷厉风行,当下,我们便走出北六楼,直奔楼后树林,心中带着一丝忐忑,因为事情终于对上号了,那么昨夜的惊魂,早就被我们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楼主】 (13):尽管树林茂密,但是那棵相册上的树还是像刻在我们脑中那样清晰,我们很快便发现了它的所在地,就是开水房前靠左一点的那棵,不用说,自是和照片中的一模一样,我俩便围着这棵树绕起圈来,小怀边走边抱怨:那几个恶作剧的家伙太可恶了,拿别人的东西不当回事。我连连附和,其实我知道,他心里,毕竟有一丝庆幸,若是人家拿而不还,则更糟,起码人家愿意跟你玩游戏,给你机会拿回PSP,这就够好了。而我们两人,谁都没有想过最可怕的那种结果...


    【楼主】 (14):树并没有什么异样,我们找遍了树的周围,甚至小怀还尝试性地爬了一段,依旧一无所获,正当我们无所适从时,绕树而走的小怀身子一歪,差点没摔个跟头。我忙上前扶住他,他没有看我,眼睛直直地盯着脚下,我顺着他的目光向下看去,果然,那块土地极其松软,我跟小怀相视一笑,都在想,看来那几个哥们还挺有功夫,特意挖个坑藏宝,没有犹豫,我们俩蹲下身子,手脚并用地挖起土来。
    周围安静非常,时至下午,天气闷热,但我却感觉阴冷非常,可能真的是昨天晚上喝多了,宿醉未醒。正想着,小怀打了一个喷嚏,继而兴奋地喊道:找到了!依旧是一张照片,小怀使劲甩了甩照片上的泥土,我凑过去一看,也是一张黑白相片,照的,是寝室,镜头的方向是从门口照向门内,毫无疑问的,这种寝室内部结构,就应该是北六楼了。
  • 共有1评论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

  • 长沙
  • 株洲
  • 湘潭
  • 湖南
  • 国内外

资讯

  • 要闻
  • 社会
  • 娱乐
  • 视点
  • 体育

活跃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