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长沙
  • 株洲
  • 湘潭

厂长病了,职工哭了,都说愿捐肾给他

2010/9/18 08:27 作者:扇子宝贝 点击:1376 评论:0 条 【
长沙标准件厂一间新建的安置房里,十多名职工围坐在一起。说起厂长左庆,他们哽咽了。
左庆现在患有严重的肾病。因担心厂里出了事情不能及时处理,至今不愿意换肾,每天靠打点滴维持身体。而病症,恰是因为他任职两年多厂长以来积劳成疾造成的。“他要换(肾)的话我们都愿意换给他,我把心掏给他都可以。”76岁的高秀兰含泪说。

但左庆说,他只是做了一个厂长该做的事。

本报记者王欢 长沙报道

筹资金解决住危房职工的住房

左庆2008年来到长沙标准件厂担任厂长。当时,该厂除了五栋摇摇欲坠的危房,还欠下了几千万的水电费,职工工资拖欠多年,危房职工建房资金缺口1200多万元,大部分退休人员的退休手续没办到位——而账面上剩下的钱,仅4000元。

危房问题是左庆的心头痛。他筹来100万资金,2010年雨季到来之前,先后建好了数千平米的新房和安置房,一百多户危房职工从此告别了胆战心惊的日子。除此之外,左庆还解决了厂里数十件老大难问题,“件件关乎民生,关系到我们的切身利益”。

而这些,用该厂办公室主任栗强的话说,“是他用自己的身体换来的”。

办公室方便面盒堆成小山

然而,刚刚上任时,由于得不到信任,左庆尝尽了苦头。“他连办公室都进不去,在门外坐了整整一个星期,来的第一件事就是丢了手机和医疗卡。”职工柳金斗说。

左庆没有丝毫怨言。坐了一个星期的冷板凳后,有人给他打开了办公室的门。这之后,他每天早上七点准时到办公室,晚上十二点还在看书、看文件。

“他一日三餐在办公室吃方便面,盒子快堆成小山了。后来我们自发给他送饭、送水果。”老职工郑云规说。

对于左庆,76岁的高秀兰有份特别的感情。“我住在D类危房里,老伴是厂里的职工,20年前就去世了,我以为自己不是厂里的,房子的安置问题就解决不了。”

办公室主任栗强说,“那时候他已躺在医院,几次扯下吊瓶拖着浮肿的腿跑到政府部门……”

“我们都愿意把肾捐给他”

长时间的辛苦工作,终于给左庆的身体亮了红灯。今年年初,左庆开始常感觉四肢乏力、酸痛,身体浮肿。执意不去医院的他被家人和职工押着去检查,后诊断患肾病。

病床上的左庆,一天要和厂里的人通几十个电话,病情稍好转就溜回厂里处理事务。

“有段时间他每天吊十多瓶水,手肿到半尺高,还要在电话里指挥工作。45岁的人了,还因不能亲临工作现场而掉眼泪。”栗强说。

“他坚持不做换肾手术,说是怕手术期间厂里出了事情自己不能及时处理……换的话,我们都愿意把肾捐给他。”几名女职工抢着说。

[律师]

职工不能捐赠器官给厂长

就此事,记者采访了李健律师。李健称,职工们心愿是好的,但按照***移植相关法律,他们是不能捐赠器官给厂长的。***捐献人与接受人仅限于以下关系:一、配偶,仅限于结婚3年以上或者婚后已育有子女的;二、直系血亲或者三代以内旁系血亲;三、因帮扶等形成亲情关系:仅限于养父母和养子女之间的关系、继父母与继子女之间的关系。
 

我来说两句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最新评论

  • 长沙
  • 株洲
  • 湘潭
  • 湖南
  • 国内外

资讯

  • 要闻
  • 社会
  • 娱乐
  • 视点
  • 体育

活跃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