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长沙
  • 株洲
  • 湘潭
您的位置首页 >> 生活娱乐 >> 妈妈宝宝

少女失身母担忧

2010/8/9 09:21 作者:扇子宝贝 点击:1059 评论:0 条 【
今天早上十时许,我在办公室整理一个人身损害赔偿纠纷案卷,突然,一位中年妇女愁眉苦脸地走了进来:“宾灵律师,我想给我女儿告个人,你帮我分析一下看看行不行。”
“给你女儿告个人?”我放下活儿问,“你女儿不会自己告啊?”
“她还少,才十五岁。”妇女说,“为了她的事,我头发都哭白了!”
“哦,她还未成年啊。”我问,“你帮她告谁?又告他人什么事情?”
“告一个小男孩。”妇女说,“他把我女儿***了。”
“他也未成年么?”我问,“你女儿说是他***了她么?”
“他十七岁。”妇女说,“我女儿说她是自愿与他发生性关系的,我不信,我要女儿告他,我女儿不准告,她还打我骂我多管闲事,宾灵律师,你说我们做大人的多累人多伤心啊。”
“到底是怎么回事?”我问,“你能详细说一说么?”
“唉,说来话就长了,但我还是长话短说吧。”妇女长叹一口气说,“我与我女儿她爸爸结婚十七年了,我们的婚姻也充满坎坷和痛苦,这一段就不说了。结婚后的第二年,我们就生下了我这个女儿。由于我们家庭经济条件不好,在我们女儿两岁时就将她交给她爷爷奶奶管带,我们夫妇外出打工了。从她两岁时起到去年冬天时止,除了过年时我们一家三口在一起外,平时我们夫妇都没有与女儿在一起共同生活,特别是她父亲从未管过她,因此她也早早地辍了学。去年冬天,我们回到家准备就地创业时,我发现女儿好像不是我的女儿似的,她不但不愿跟我交流,还常在外玩耍昼夜不回家。大前天,她又在外深夜不归,本着对她人身安全考虑,我就独自在大街小巷的网吧和娱乐场所找她,可怎么也找不到她。就在我感到身心疲惫之时,我女儿的一个同伴告诉我说她在某出租房里与一个小男孩待着。闻听这个消息后,我的头都大了,并上气不接下气地立马打车直奔某出租房。我到达该地点时,发现那里既黑暗又肮脏,在七弯八拐后我才找到我女儿所在的出租房。当我怀着一个忐忑不安的心敲响房门时,我女儿大声地质问我是谁,还说我是神经病。当我表明我是她母亲后,她竟然叫我回去别管她。当时我心里那个气呀,无处发了,恼怒之下我一脚就踢开了她的房门。当我踢开门一眼看到房内的情景后,我整个人都愣住了----不仅房内狭窄零乱空气混浊,我女儿还与一个小青年光着身子相拥在床上!我当场哭了,并责令女儿穿好衣裤立即跟我回家。也许那个小青年怕了,他也叫我女儿回家,在这种情形下,我女儿才穿上衣裤不情愿地跟我离开了出租房。在回家的路上,我问女儿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跟小青年睡在一起?我女儿说她已经自愿与小青年睡在一起有几个月了,他每天都供她吃喝,还供她上网和其他玩耍,总之,她说小青年对她很好很爱她,还说我太缺德不应该深夜来打扰他们。我一听她这话脑子就胀得更大了,叫她今后不要再跟小青年来往,日后呆在家里帮点小忙就行了,家里会满足她所有要求的。当时,我女儿不但没有体谅我的痛心与哀求,还突然大骂我是个傻货,说我们做父母的以前从没管过她,现在管一切都迟了,且她说她现在过得很开心很自由。面对女儿如此言语,当时我拉着她的手跪在地上苦求她一定要听父母亲的话,否则她会吃一辈子亏的。我女儿没有理会我这番话,不知何故,她突然发疯似地重重出手打了我一耳光,随后就跑得无影无踪了。当晚,我是哭泣着独自回家的,也完全失了眠。次日,我女儿回来拿衣服,我又教育她不要任性做事,照此下去将来是嫁不了人的,就算嫁了人也要被丈夫侮辱人格一辈子,毕竟,女人的贞洁比天大。可是,我女儿没听我这番话,她还拿起自己的衣服迅速地离开了家,至今无音讯。情况基本就是这样的,宾灵律师,你说如果我把那个小青年告倒了,我女儿是不是就回来了?”
“不一定。”我说,“她的心我不了解,现在不好下结论。”
“我可不可以告小青年***我女儿?”妇女问,“我女儿还没成年啊,可以么?”
“告是可以的。”我说,“如果你女儿确实是自愿与别人发生关系的,司法机关也不会追究对方的刑事责任。”
“她还小,哪懂得保护自己啊?”妇女说,“就算她是自愿的,那小青年也是***啊。”
“如果你女儿不满十四周岁,你就说对了,”我说,“可是她今年已经十五周岁了啊。”
“法律是这样规定的么?”妇女说,“若是,这法律也太放纵犯罪分子了!”
“法律是这么规定的。”我说,“这不是法律的问题,可能是你与你丈夫的问题。”
“我们承认没管教好女儿。”妇女说,“但这也是没法子的事呀,我们老百姓要吃饭,哪有那么多时间管教孩子!”
“也是。”我说,“你女儿也主张告小青年么?”
“她不告,也不准我们告。”妇女说,“她说如果我们告的话,她就去死或远走高飞让我们永远见不到她。”
“哦,她的逆反心理蛮严重。”我说,“其实,她很排斥你与他爸的。”
“你说对了。”妇女说,“宾灵律师,你看我现在该怎么办为好?”
“每个人的具体情况不一样,没人能给你一个标准答案。”我想了想说,“教育子女,大家都是摸着石头过河的,专家可能也是如此,不过,我建议你拿时间缓冲一下你与你女儿之间的事情,并在合适的时候再用妥当的方式与她沟通,当然,找她信任的第三方劝服她也行,总之,只要能达到纠正你女儿心态和言行之目的,什么合法的方式方法都可以去试一试。”
“好吧。”妇女说,“看来只有这样做了,逼急了可能会出大事。”
“对。”我说,“那就再见吧。”
“好的。”妇女说,“谢谢你,再见。”
妇女走后,我在想:每一个有孩子的家庭,都会触碰到教育子女这件事,且每一个家庭的教育方式、方法及结果等都不一样----或许就是这一客观因素的存在,社会中的每一个人都造就了自己独特而又普遍的个性。
最后,笔者想说的是:虽然父母负有妥善尽力抚养教育未成年子女的法定义务,但是我们这些未成年子女是否也应该去传承体谅、理解和配合父母教育让自己健康成长的美德呢?
 

我来说两句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最新评论

  • 长沙
  • 株洲
  • 湘潭
  • 湖南
  • 国内外

资讯

  • 要闻
  • 社会
  • 娱乐
  • 视点
  • 体育

活跃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