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长沙
  • 株洲
  • 湘潭

男子坐冤狱9年重获自由 不谈赔偿要说法

2010/8/23 10:37 作者:扇子宝贝 点击:1100 评论:0 条 【



王子发(左)和家人相对无语。他说自己对不起家人




王子发在手臂上刻了“冤枉”两字


  公安局撤案 检察院撤诉
  坐牢9年重获自由 不谈赔偿要说法
  “为什么这么久还没有一个无罪判决?”
  据杭州网-都市快报消息(记者 冯志刚)9年牢狱、9年杀人罪名,终于一起抹掉了。
  8月6日,广西河池市东兰县武篆镇农民王子发被取保候审回到家中。8月20日,随着东兰县公安局撤销案件和河池检察院撤销起诉,王子发自由了。
  2001年,他因涉嫌故意杀害朋友吴宗谋被捕。2002年,河池市中级法院一审判处王子发死刑。2005年广西高级法院作出终审判决,改判王子发死刑,缓期两年执行。
  2007年,真凶覃汉宝自首,但随后长达3年的时间,王子发仍然被囚监狱(本报6月3日B02-03版曾报道)。
  王子发本应在法庭上被宣告无罪,拿到正式的法律判决文书,以此洗罪正名,但没有。他在煎熬中等待着。
  昨日,记者对话王子发,从他口中还原此案。
  我从凶手手中夺刀报案
  却成了杀人疑犯
  都市快报:你能回忆一下案发时的情况吗?
  王子发:事发前,我和几个朋友在东兰县城承包了两栋私房搞内部装修。2001年9月19日晚,我和亲戚王忠勇(音)等3人一起喝酒。大约10点样子,喝完酒3人走到街上分开。我到附近玻璃厂工地(私房)去看房子装修的进程。
  我没有找到那几个工友,就折回来,在路口碰到吴宗谋(死者),一起来到他家。他叫我拿了一二元钱去买白酒,大约一两斤的样子,继续喝,没有喝完。
  因为白天做工太累,我告诉吴宗谋,说我先睡了,就睡在他家沙发上。大约凌晨的样子,我被一把刀砍到下巴,惊醒后就和凶手搏斗。大约搏斗了两三分钟,被他一脚踹,但我抢下了他(凶手)的刀,他往门外跑。
  我听到厨房里有痛苦的呻吟声,过去一看,发现吴宗谋已经倒在地上,受伤了。我醉意未醒,加上自己也被砍了10多刀,就没注意他被捅了多少刀。我拿着凶手那把刀,到110岗亭报案。
  都市快报:你去报警的岗亭在什么地方?
  王子发:距离吴宗谋家不远。当时,岗亭里有一个警察在值班。我说:“我被人家砍伤了,在吴宗谋家,他也受伤了。”警察看到我浑身是血,马上送我到医院救治。大约10分钟后,吴宗谋也被送到东兰县人民医院,和我在同一个房间抢救。吴宗谋伤势重,医生先救他,才给我缝针。第二天,听说他死了。
  都市快报:你在医院时,警方怎么找你,怎么说的?
  王子发:一个办案人员拿着那把刀让我认,我证实是那把凶器。
 在医院住了10多天后,因没钱治疗,家人把我接到家里休养。回家10多天后,我被警察抓走了。我从凶手手中夺刀报案,却成了疑犯。
  警察谎称认凶手将我骗走
  审问遭拳打脚踢
  都市快报:警察怎么将你带走的,他们怎么说?
  王子发:当时,3个警察来到我家,骗我说抓到一个凶手,让我去辨认,我就跟他们出门。到路口上车后,他们说我有重大杀人嫌疑,要我在拘留证上签字。我没有签。
  都市快报:后来他们怎么审问的?
  王子发:公安将我带到刑警队(东兰县)审问,审问了一天一夜,不让睡觉。他们要我说案发过程,我说不好,他们就用拳头打我嘴巴,用皮鞋踢我屁股。我被凶手捅伤的地方没有打。
  都市快报:当时审问你的是哪些警察,你还记得吗?
  王子发:不记得了,有七八个警察吧。他们一个小时来一个,轮流审问(殴打)我,不让睡觉。
  不管打得多狠,我一直没认罪。我如果软蛋了,肯定是死路一条。后来,他们将我送进(东兰县)看守所,录口供,并一直问我案发过程,我一直都说,人不是我杀的,我是冤枉的,他们根本不听。
  又过了一个月,他们送来逮捕证,说我故意杀人,让我签字。我还是喊冤,没有签,我没有杀人,我怎么能签字?
  你不服,到监狱上诉吧

  都市快报:你是什么时候请了律师开始上诉的?
  王子发:在看守所的时候,河池检察院有人来询问案发过程,我也向他们喊冤,他们不信呀。后来(河池)中院就判我死刑,我就一直上诉。审判中,律师以证据不足、事实不清做了无罪辩护,但没有结果。
  后来上诉到(广西)高院,改判我死刑缓期两年执行。
  都市快报:高院为什么改判死缓呢,你知道吗?
  王子发:不知道。律师告诉我,估计是担心造成冤假错案吧。大约过了一个月,我被送到贵港监狱执刑。我喊冤,办案的人说,你不服,就到监狱上诉吧。
  到贵港监狱之前,我在东兰县看守所被关了3年多。
  诬陷我的劳改犯为减刑
  刻下“冤枉”两字为洗冤
  都市快报:东兰县看守所里有个犯人(蓝福高)举报你说过杀人,这是怎么回事?
  王子发:我进去的时候,他已经在里面(东兰看守所)呆一年多了。他是死刑缓期两年执行。我们在一起只呆了一个多月时间,我从来没有和他说过话,也不认识他,只是在同一个牢房。
  我从来没和他说我杀人、抢劫,他是编造的,只是为了立功减刑。
  在看守所,我只跟一个牙国源(音)组长说过我的冤情,不知道蓝福高是怎么听到了。然后蓝就向狱警举报我。今年开庭的时候,蓝承认当时自己说了假话。
  都市快报:你在贵港监狱干什么活?
  王子发:在毛织厂做工。我拼命干活,因表现好,两次被减刑。第一次死缓改成无期徒刑,又过两年,第二次减为有期徒刑18年零9个月。这个时候我已经服刑5年多。
  都市快报:你手上“冤枉”两字是在监狱刻的吗?
王子发:在东兰县看守所刻的。那时,中院的判决下来了,看守所的犯人告诉我:“你被判死刑了,你和家人没得见了。”我就在手上刻了“冤枉”两个字。
  干部说我清白
  可还是坐牢整整三年
  都市快报:你是什么时候知道凶手另有其人,你认识凶手覃汉宝吗?
  王子发:我不认识他,只是在几个月前,在东兰县开庭的时候我才见到他。办案人员拉过来认人的时候,我也不认识他,他也不认识我。
  都市快报:那天晚上他杀你,你没有记住他的样子吗?
  王子发:不记得。那天晚上喝酒太多了,搏斗太激烈了,天又黑,没有看到他的面孔。
  都市快报:你从哪里知道吴宗谋是覃汉宝杀的?
  王子发:2007年,东兰县刑侦队队长来到监狱,对我说要重新录口供。他问我当天晚上跟凶手搏斗的时候,有没有大声喊人帮忙。我没有喊。
  随后,检察院也到监狱找我了解情况,我如实说了,我没有杀人。干部说,命案跟你没有关系了,你是清白的。
  他们来找我时,我还很担心,不知道什么事,以为死刑期到了,要枪毙我了。听说找到真凶后,我哭了。
  以前房子是村里最好的
  现在是最破的
  都市快报:取保候审时,他们怎么跟你说的?
  王子发:8月5日,高院(广西)还是中院(河池)来人到监狱对我说,“放你走了”。(河池)中院的人将我接到东兰县法院,让我在取保候审的材料签字,让我换衣服,让我出去(出狱)。衣服是他们给我买的,新的T恤衫和裤子。我出了门找不到回家路了。
  都市快报:谁到法院接你出来的?
  王子发:武篆镇镇政府书记和村支书,还有我二哥王子山。镇领导告诉我:“你安心休息,赔偿由上面领导安排,有国家赔偿。”
  都市快报:你回家后,家有变化吗?
  王子发:回家看到父母老了。我被抓走时,儿子才2岁,现在11岁了,躲在门口看我,不敢靠近,他不认识我了,我心里真的很难受。
  我被抓走时,家里的房子是村里盖得最好的,现在是村里最破的。一个无辜的人,被关了9年。到家后,我哭了,是我连累了父母。
  我老婆8号就从广东赶回来,我一直感觉对不起她,一个女人养家,真的不易。
  她是个好女人,她一直都知道我是冤枉的。
  我不想谈赔偿 我要公正和清白
  都市快报:你以后有什么打算?
  王子发:我现在这种身体,眼睛又矇(看不清楚),进(东兰)看守所以前是好的,进了看守所以后就这样了,两三米范围内看得清楚,再远点就看不清楚了。
  我的右腿被踢伤,落下了伤痛,走路一瘸一拐。我被抓前体重100斤,出狱时才85斤,身体垮了,什么活计也干不了。
  都市快报:你对生活有什么安排?
  王子发:我没有别的要求,我就要求法院宣告我无罪,给我一个说法。我不知道现在他们这样,是不是想让这事慢慢冷下来了,这事就这样结了?我就担心这个,现在我,还有家里的人,还在等法院的判决。
  法院不做无罪判决,我不能接受。现在身边的人都说王子发自由了,但还没有一个东西证明我是清白的。为什么这么久还没有一个无罪判决?
  他们嘴上说我无罪释放,但没有凭证,我有顾忌呀。既然我是清白的,为什么不在文件里写清楚呢,说我是“无罪释放呢”?
  我不想谈赔偿,我要一个公正和清白。
  政府送来5000元慰问金
  律师愿意提供司法援助
  都市快报:如果认定你无罪,你会提出国家赔偿吗?最近,有政府的人来看你吗?
  王子发:他们说有国家赔偿,让我放心。我怎么能放心呢。昨天县政府来了很多人看我,县里一个副县长和政法委书记带队,还有镇书记和镇长,他们送来5000元慰问金,让我放心养病,说其他赔偿会根据国家的标准给。
  昨天,还有北京的好心律师打来电话,想给我做免费的司法援助。图片由王子发家属提供
 

我来说两句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最新评论

  • 长沙
  • 株洲
  • 湘潭
  • 湖南
  • 国内外

资讯

  • 要闻
  • 社会
  • 娱乐
  • 视点
  • 体育

活跃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