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长沙
  • 株洲
  • 湘潭
您的位置首页 >> 互动长株潭 >> 教育培训

美国公司打工经历的两次裁员

2009/9/5 13:56 作者:水清浅 点击:876 评论:0 条 【
我碰头会上,老板宣布,这轮裁员完毕,我们都没事。左右看看,没少谁啊,谁被裁了?

老板说,欧洲那个组被裁了,美元贬值,他们太贵了。

轻轻舒口气,又躲过一劫。在这个公司工作十一年了,大小裁员数都数不过来,真正影响到我这个组的有两次,现在想起来, 仍 象被扒了两层皮。

第一次裁员是好几年前的事了。那天我正出差,办完事在机场等回家的飞机,突然接到老板电话,让我把组里的人马按贡献大小排排队,我还以为要发奖金,忙答应一到家就给他发伊妹儿。老板说,不行啊,我不能等,现在就得要。我只好凭着记忆,把组里的同事挨个数了一遍,每人在做什么课题,能力如何。机场乱哄哄的,也不知老板记得对不对。下了飞机回到家,已是半夜了,我不敢怠慢,给老板发了伊妹儿,把全组人马的详细清单附上。

第二天,接到老板伊妹儿,告诉我他在注册外资公司,注册上海公司,开会,要我等他电话。这一等就等到天黑,老板终于打来电话说,他开了一天会,安排裁员事项,现在正式通知我,我组里的 A , B 和 C 被裁。天哪,我被惊得目瞪口呆,这可是我们公司历史上第一次裁员。可是,为什么是这三个人? A 和 B 是老雇员了,勤勤恳恳兢兢业业,排名次时我并没有把他们排在最后。 C 的确排在最后,可她是有原因的。她身体不好,看上去脸色苍白,每个月总有那么几天不舒服,不免晚来早走,课题自然比别人慢一截。老板说:正因为 A 和 B 是老雇员,他们的工资比新雇员高许多,可他们做的工作却与新雇员相同,虽说他们目前排在新雇员前面,可用不了多久那几个小伙子就会超过他们。 C 的身体既然不好,正好说明她不胜任全时工作。这么一来,我没话说了。老板告诉我人事部正准备这三位的离职手续,要我明天和人事部的人一起分别向他们三个摊牌。

我一夜无眠。 A 和 B 跟我关系不错,毕竟在一起工作很多年了,他俩都是家里唯一挣面包的,两位太太都不工作,失去工作以后让他们怎么活呢? C 从另一个部门调来不到一年,马上要结婚了,我正想着在她婚假前送个什么礼物。唉!

转天一早,我硬着头皮和人事部的人坐在会议室, A , B 和 C 被我一一叫进来,我干巴巴地讲了公司的决定,他们倒都很大度,领了遣散费便收拾东西离开了。让我意外的是 C ,谈话时她一直很平静,我帮她搬着东西去停车场,刚把东西在她车里放好,她突然回身给了我一个大大的拥抱,脸上的表情兴奋得象中了彩。我正疑惑,她忍不住悄悄告诉我,她早就不想干这份工作了,她很希望结婚后能生个孩子,当全职妈妈。可她的未婚夫不同意,觉得白白失去她那份工资很可惜,两人为此还闹了别扭。这下好了,那笔遣散费刚好堵住他的嘴。这话让我略感安慰,总算有一位没伤到。

人裁了,工作还得继续。一个很熟悉的上海代理记账老客户打来电话抱怨:你们公司怎么回事啊?我签合同前你带了最强的人马来做演示,我合同签了,钱付了,派来干活的人怎么这么糟?还不如我自己雇员懂得多。我叹口气,他说得一点不错,这是新产品,当地的雇员还没学会,我的人马也是现买现卖,本来应该再办几期培训,可这一裁员,人手不够了 …

什么什么?那客户打断我,你说裁员,谁被裁了?

你认识的 A 和 B… 我突然一激灵,哎,干脆你把他们雇了吧,你不是需要人使用我们的新软件吗?

他想了想:你这主意不赖,我不能给他们正式工作,但他们可以来做合同工。你去问问他们,如果愿意寄个履历给我。

哇!挂断电话,我一蹦老高,这块心病总算有了解决办法。

后来,这三位都与我有过联系, A 和 B 给那个客户干了两年多合同工,据说挣了不少钱。 C 也抱着孩子到公司来过,她的脸色好多了,看得出她很幸福。

这次裁员很幸运地有了个圆满的结局,可几年后我赶上的第二次裁员却没这么简单。

那次裁员早早就听到风声,很多人心里多少有些准备。当老板要我按贡献大小列出组里同事名单时,我马上知道要面临什么。自上次裁员后,公司有过数次改组,我组里的人员变动很大,被我排在最后的是两位很不合格但身份特殊的雇员。 D 是个年青小伙子,在总部上班。老爹是当地很有名的建筑商,和 C 什么 O 是邻居,总部不少头头脑脑的房子都是请他盖的, D 大学一毕业就由这 C 什么 O 介绍进了我们公司,先干了两年质量检测,后来抱怨说太枯燥,便调到我的组。刚来还认真干了几个月,但很快又厌倦了,每天东游西逛,到处找人聊天。他长了一张酷似 Nicholas Cage 的脸,很有点女人缘,加上老爹的背景,那些女秘书们都喜欢和他瞎聊。不久前一次例会,轮到 D 汇报课题进展,他却缺席,等我会后找到他问起来,他漫不经心地说,他没参加会是因为去了 C 什么 O 的办公室。

我追问:去那干什么?

噢,他刚从欧洲出差回来,带了很好吃的糖叫我去吃。

真让我哭笑不得。可他后面的话却让我吃了一惊:我知道你对我不满意,我干着也没劲,干脆你把我裁了吧。

这小子,怪不得他不好好干,原来是等着被裁好拿遣散费。我很自然地把他排在了最后一名。

倒数第二是 E ,这是个老雇员了,估计当初干得不错被提拔成管理人员。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大会小会她不分场合地发牢骚,得罪了上层人物,公司改组时她的组被并到了我的组里,她的管理头衔也被撤了,只做普通工程师。可她几年没有做具体工作,技术上很生疏。想着她做了几年管理,我便让她参预她那个项目的组织工作,可她喜欢抱怨的毛病更甚了,本来可以很简短的碰头会被她东拉西扯拖得极长,她原来的两个部下都不愿和她合作了。

我正头疼不知拿她怎么办时,她打来电话,说是怀孕了,过了这几个月就开始休假,攒下的病假休假和产假加起来有好几个月。临别前的小组会上,我和大家都送了她不少祝福的话,她却说:你们听说了吗?公司又要裁员了,哈哈,我休产假去啦!那意思很明白,我是孕妇我怕谁。

名单列完,我反复检查了几遍。我知道 D 和 E 情况都很特殊,要裁他们不那么容易,可我的确是按照贡献大小排的,特殊情况怎么对待,就让老板去考虑吧,如果保留这两位而裁其他同事,我会以理据争的,最好一个不裁。打定主意,我把名单发了出去。

老板看了名单,和我商量:裁两位, E 和 F ,好不好?

为什么要裁 F ?就为了保 D 吗? F 刚来公司不久,是个沉默寡言踏实肯干的小伙子,如果裁他,遣散费都省了。可这样做不公平,我不能同意!

老板很快让步了,你这么看重 F ?我知道 D 表现不好,你想裁他,对不?他是不合格,这样吧,我找他谈谈,动员他自己辞职,给他留个面子吧。

我当然明白,这不是给 D 留面子,还不是为了他老爸。

哦, E 也不能裁,她在休产假。

老板耐心地解释:劳工法保护怀孕妇女,我们不能因为她怀孕而裁她,但也不必因为她怀孕而留她,她是否怀孕不应影响我们的决定。

这话我赞同,可她本来就喜欢抱怨,产假中被裁,如果她为此大作文章,那不是很麻烦?

老板指点我:她的手续让人事部处理,你不要插手。手续完成前,你不要和她有任何联系,也不要把她被裁的事告诉任何人。

事后,老板亲自找 D 谈话, D 说他厌倦了技术工作,想搞管理,老板督着他准备好自己的履历,以便寻找下一个工作,然后才让我为他办辞职手续。几个月后,我一个偶然的机会遇到 D ,人家还真干上了管理工作,不过是在他老爸的注册公司里。唉,这大少爷。

E 后来给我们寄来了儿子的照片,我忍了又忍,没敢回答,心里很不舒服。她产假休完,回公司上班的第一天,迎接她的是人事部为她准备的遣散费。那天我的心格外乱,想像着她震惊伤心的样子,对她既同情又无奈。

果然第二天,她原来的部下打电话给我,谴责我不人道,原来 E 办完裁员手续回到家,就给公司的老同事打电话哭诉。我费了好一番口舌,给他们解释裁掉 E 和她生孩子无关,而且公司让她休完了产假,并没有在她产假中将她裁掉。我知道,他们口服心不服,而 E 一定非常恨我,对此我无能为力,每次想起她,只好叹一声。

唉,裁员的日子不好过,被裁的人痛苦,留下的人也不轻松,都不容易啊。
 

我来说两句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最新评论

  • 长沙
  • 株洲
  • 湘潭
  • 湖南
  • 国内外

资讯

  • 要闻
  • 社会
  • 娱乐
  • 视点
  • 体育

活跃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