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长沙
  • 株洲
  • 湘潭
您的位置首页 >> 生活娱乐 >> 网罗天下 >> 娱乐

侯耀文遗产案开庭辩论“三大焦点”

2010/6/5 17:15 作者:善解人衣 点击:959 评论:0 条 【
点击查看大图

昨天,侯耀文遗产案在西城法院大法庭开庭,侯瓒戴着黑色太阳镜、一袭黑裙到庭,侯耀华本人没有出庭,但他委托律师表达了其观点:这场官司是道德与法律的博弈。

  开庭后,双方就“谁取了侯耀文的存款”、“谁搬走了侯宅的家当”、“谁有权处分侯耀文遗产”三大焦点展开了激烈辩论,虽然双方一度同意调解,但终因分歧过大而调解失败。

  ◆焦点一

  谁搬走了侯宅的家当?

  “如今,侯耀文生前居住的***别墅已经空空如也,这些家当应该属于遗产的一部分。”

  庭审一开始,侯瓒的律师陈旭就提出了返还“遗物”的要求,这些“遗物”据郭德纲在博客里的描述是“师父的万贯家财哪去了?那些珠宝、名表、田黄石、羊脂玉哪去了?那些饰品家具字画藏品哪去了?***中最后连灯泡都被摘了,为什么?”

  为了印证***别墅的“惨状”,陈旭还提交了一段视频资料,画面里,别墅中空无一物,地毯卷成捆闲置在墙角,浴室里的玻璃挡板、镜子已碎,满地玻璃碴,镜头还特别对准一盏吊灯,果然不见灯泡。

  对此,被告郭晓小及侯耀华律师分别作了说明。“侯耀华在侯耀文去世当晚赶到现场,只控制了一件侯耀文的物品,就是他的手机,当即关机,并在火化时装入了侯耀文的上衣口袋。”律师说。

  “侯耀文先生去世后,别墅长期无人居住,楼层出现了漏水,所以经过大家商议,决定把家当搬往别处。”郭晓小说“搬家”一事主要由他负责,主要把家具和各类物品搬到了天通西苑一承租房里。

  法官表示,前期已对这些物品进行了清查,并登记在册,当庭还播放了清查录像,侯耀文遗产也首次全面“曝光”。在天通西苑的房子正中,摆着一套黄花梨的桌椅,8张椅子上全部雕刻着“侯”字;一个多宝格上放着玉玺、陶瓷、铜器等摆件;厨房里,竖着一台澳柯玛冰箱……法院开具的清单显示,遗产里还包括名表、观音像、条案、砚台、字画等物品200件左右。

  “这些东西应该由侯家二姐妹保管。”陈旭强调,侯耀文小女儿侯懿珊的律师也同意这一观点。“现在天通西苑房间的钥匙由谁保管?”听到法官询问,被告席上的人互相看了看,郭晓小说:“钥匙在侯耀华那里。”

  ◆焦点二

  谁取走了侯耀文的存款?

  经法院调查,侯耀文去世后,共有存款120余万元,美元1万元,陆续被本案第二被告牛成志取走。“这是大家决定的结果,用这些钱给侯耀文办后事。”听到牛成志的辩解,陈旭显得很不满,质问道:“你们总说‘大家’,这个‘大家’到底指的是谁,为什么搬家、取钱这些事,侯瓒一概不知情?除了存款,葬礼份子钱、徒弟为师傅买墓地的赠款,差不多有60万元,又到哪去了?”侯懿珊的律师也表示,事先并不知道牛成志取钱的决议,目前也不知道钱的具体去向。

  “大家,指的是侯耀文去世后赶到现场的一些亲近的人,主要有侯耀华、侯瓒和侯耀文的一些徒弟。”关于取钱一事是否告知过侯懿珊,律师表示还要在庭后核实一下。至于存款的用途,律师逐项做了说明:偿还侯耀文生前借款20万元;偿还侯耀文生前广告定金28万元;缴纳房贷、物业费、水电费等66万余元……仅墓地购置、建造、装潢一项就花费108万余元。

  “徒弟们为师傅买墓地捐款17万元,其余大部分是侯耀华掏的腰包。”律师否认侯耀华“霸占”了兄弟存款的说法,并称侯家有一条家规:亲人去世一年后才能分家,侯耀华只不过坚守家规而已。

  ◆焦点三

  谁有权处分侯耀文遗产?

  虽然被告方一一解释了“遗物”、“存款”的去向,但仍不能让原告方满意。“侯耀华凭什么自作主张分配侯耀文的遗产,侯瓒才是第一继承人,按照继承法,只有继承人才能处置遗产。”针对陈旭的说法,侯耀华的律师表示,侯耀华认为这件事情闹到这个地步他有责任,“当时大家,包括侯瓒和侯懿珊的母亲,推举侯耀华主持操办侯耀文的后事,所以侯耀华在处理各项事宜时没有再和两个侄女签订授权书,否则立字为据,今天就不会对簿公堂。”

  律师随后道出了侯瓒和侯耀华的矛盾史,以此说明这场官司是“道德与法律的博弈”。“火化之前,侯瓒和侯耀华关系非常好,但涉及到分遗产时,即2008年4月至7月,双方发生了一系列纠纷,导致感情破裂。”律师说,2008年4月,侯耀文生前所在单位中铁文工团举行纪念侯耀文演出,侯瓒发律函向中铁文工团说明,侯瓒是侯耀文法定继承人,如果涉及到侯耀文的事情必须先征得其同意。对于侯瓒这种以唯一继承人身份自居的行径,侯耀华表示不满,不仅同意文工团举办纪念演出,还亲自担当主持人;5月,侯瓒发短信向侯耀华借款60万元,理由是支付房贷并出国留学。侯耀华询问侯耀文的徒弟:“如果是耀文会借吗?”“不可能借!”听到这个答案,侯耀华拒绝借款;6月,侯瓒欺骗中铁文工团遗失了父亲的骨灰证,通过该单位开具证明,从八宝山革命公墓骗到了新的骨灰证,导致侯耀华手中的骨灰证作废,致使侯耀文的骨灰至今不能入土,这个做法,造成伯侄矛盾升级;7月,侯耀华停止为***别墅偿还贷款,令侯瓒十分不满……“其实,一直是侯瓒想多分遗产,但侯耀华不同意,造成现在这场官司。”

  最终,双方均同意调解,原告提出两项要求,即被告归还存款和别墅物品;侯耀华律师只提出一个条件,“这场官司本身是家务事,建议原告撤销对除侯耀华以外的其他被告的诉讼,其他事情可以商量”,但侯瓒不同意这项条件,致调解失败。

  此案将择日宣判。
 

我来说两句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最新评论

  • 长沙
  • 株洲
  • 湘潭
  • 湖南
  • 国内外

资讯

  • 要闻
  • 社会
  • 娱乐
  • 视点
  • 体育

活跃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