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长沙
  • 株洲
  • 湘潭

地下代孕纠纷不断 律师:纳入监管很重要

2017/4/29 08:06 作者:Edit 点击:1384 评论:0 条 【
  这两天,一则标题为《90后女孩辞职代孕赚20万,供两个妹妹上大学》的新闻报道在网络上引发热议。90后陈女士在一家代孕中介,通过移植胚胎为他人生下一个健康女婴,得到20多万元报酬。这位“代孕”的90后妈妈曾表示:代孕是各取所需,如果将来需要钱,可能还会选择这条路。



  报道一出,瞬间舆论哗然,大多数网友看到【90后女孩辞职代孕赚20万】这样的标题第一反应就是“我们国家不是禁止代孕嘛?为什么还会十分高调的出现这样的情况?”4月28日,法制晚报、美国美孕医疗中心邀请丁丁律师创始人林小建律师、美国JP代母公司CEO Barbara Molnar、试管婴儿资深顾问秦怡,深入探讨 “代孕是否合法”这一热点话题。



  代孕:法律禁止 处罚却无法可依


  丁丁律师创始人林小建律师表示,事实上我国法律层面不禁止代孕。2001年,原卫生部曾出台《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管理办法》,其中第3条第2款指出:“禁止以任何形式买卖配子、合子、胚胎。医疗机构和医务人员不得实施任何形式的代孕技术。”对违反该条的惩处对象界定在实施代孕的医疗机构及其负责人,给予的惩处类型是行政处罚和刑事责任,至于涉及什么罪名,亦没有指明。这是关于代孕的全部法律规定内容,除此之外的法律问题,目前都没有言及,这显然远远满足不了现实中的需求。



  试管婴儿资深顾问秦怡指出,“法无禁止即可为”,眼下的代孕是个例外:一边是法律的留白,一边是行政机关的禁令和打击。这样的尴尬处境肯定不能一直持续下去。否则的话,不仅无助于遏制地下代孕产业中的乱象,对于那些希望通过人类辅助生殖技术来生育孩子的不孕不育夫妻以及高龄失独家庭而言,都是一种无形的伤害,指望不上资源有限、人满为患的正规医疗机构,他们唯有花钱买方便,求助地下代孕机构。



  对于当下中国而言,无论是要单纯满足代孕背后“想要一个孩子”的需求也好,还是从政策全局出发,释放人口红利,缓解老龄化危机也好,让代孕合法化似乎都是一种可以理解的预期。但另一方面,代孕又必然伴随着种种社会问题,各种代孕机构也是泥沙俱下,乱相频出,为了避免麻烦,禁止代孕也在意料之中。然而正如学者陶短房撰文指出的,代孕牵扯太广,需要平衡方方面面的关系和利益,绝不仅仅是禁止和解禁的问题。“禁止”可能禁而不止,“规范”也可能规而不范。


 

我来说两句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最新评论

  • 长沙
  • 株洲
  • 湘潭
  • 湖南
  • 国内外

资讯

  • 要闻
  • 社会
  • 娱乐
  • 视点
  • 体育

活跃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