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长沙
  • 株洲
  • 湘潭
您的位置首页 >> 生活娱乐 >> 网罗天下 >> 视点

娄底犯人游街示众:震慑犯罪or侮辱人格

2010/7/22 11:21 作者:善解人衣 点击:1622 评论:4 条 【
点击查看大图


警察正准备整理一地挂牌。 东方IC警察正准备整理一地挂牌。 东方IC
点击查看大图


3月23日湖南永兴公捕公判现场。
点击查看大图



6月21日贵州省桐梓县公捕公处大会。

“将犯罪嫌疑人押上来!”一声令下,早就在台下等候的罪犯和犯罪嫌疑人,被警察鱼贯押上了主席台。

罪犯和疑犯并排而站,五花大绑,胸前挂着白纸黑字的木牌。牌上写着“盗窃犯某某”、“偷窃犯罪嫌疑人某某某”等字样。看台下,观望的民众表情各异,像是在看一场大戏。

那是7月14日上午,位于湖南省中部的娄底市,一场公捕公判大会正在举行。在这一主题为“优化涟钢及其周边环境”的大会上,除了娄底市公检法相关领导外,还有涟源钢铁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涟钢)职工、当地中学生及周边各界群众等约6000人参加。

在会上,警方对32名涉嫌犯有盗窃罪等罪名的嫌犯进行了公开逮捕;法院则对20名犯有盗窃罪等罪名的罪犯进行了宣判。大会约进行了一个半小时后,五花大绑的罪犯和嫌犯被押送回看守所。

每隔不久,类似的整肃警示大会都会在中国各地上演。然而,娄底大会实况的视频和图片披露到网络后,点燃了舆论并引起中央高层关注,“公捕公判”再次引发热议。

挂牌“游街”缓慢行驶的卡车上,疑犯挂着写有自己“罪名”和名字的木牌面朝街道

早上8时许的太阳,已经快接近烈日炎炎。涟钢青山运动场的足球场草坪上,熙熙攘攘挤满了人。

8时30分许,32名疑犯和20名罪犯悉数被押上台。为了准备这场大会,52名示众疑犯(罪犯)提前约一小时被押送到运动场看台下的房屋等候,他们的早餐是1袋豆奶、2个包子和一瓶矿泉水。

在主席台上,娄底市娄星区政法委书记周世光主持会议。周宣布了会议议程后,娄底市政法委书记易春阳发言。

易春阳说,在此举行公捕公判大会,“体现了市、区两级党委、政府严厉打击刑事犯罪分子、全力支持涟钢建设的坚强决心,充分体现了人民民主专政的威力!”

“在这里,我要严正警告那些破坏涟钢发展、损企业利己的人,悬崖勒马、早日自首;奉劝那些意图或准备到涟钢发不义之财的人,打消念头,不撞南墙。”易春阳讲完话后,钢城公安分局副局长周加和宣布公开逮捕的犯罪嫌疑人名单。此后,娄星区人民法院副院长彭志业对20名罪犯进行了宣判。

足球场上的围观群众神情各异。若时光倒流,五花大绑、胸挂木牌的罪犯,多出现在皇权专制的古代中国———时间最近的,也多是发生在上个世纪的“文革”时代了。

“将犯罪嫌疑人押下去!”大会进行约1小时30分钟后,周加和一声令下,20名罪犯和32名疑犯被分别押上了7辆大卡车。

这是涟钢提供的大卡车。在挂有“严厉打击侵害涟钢犯罪行为”、“促进企地共同繁荣发展”等标语的卡车上,罪犯和疑犯挂着写有自己罪名和名字的木牌面朝街道。车队缓慢行经涟钢宾馆、涟钢双菱大厦、涟钢影剧院、涟钢医院及中学等路段,行约4公里后返回看守所。

在卡车上,54岁的龚某是被公开逮捕的疑犯之一。龚被检方指控的罪名是伙同其他三人在涟钢环保科技有限公司盗窃钢渣4.34吨,价值8680元。

龚某的妻子肖晓莉(化名)听朋友说了“公捕公判”的事情,7月14日清早,肖和女儿两人坐上班车,从涟源市到了娄底市涟钢青山运动场。

肖晓莉一辈子呆在村里,几乎从没出过远门的她赶到涟钢时,大会已经结束。她看到五六辆红色大卡车,拉着一车一车挂着大牌子的犯人缓慢地在街上开,“从没有见过这种情景!”肖一路追着卡车跑,是女儿最先发现了爸爸。

龚某头发理光了,几乎认不出来。认出来后,肖立刻就哭了。“五十多岁的人了,被绑着,挂着牌子,绳子勒进胳膊里”,肖晓莉边哭边喊,龚某也看见了她。

龚某向她喊了两句话:“你怎么来的?”“为什么不送生活费来,里面好艰苦”,然后也哭了起来。

缓慢行进的卡车吸引了沿街民众的目光,有人欢呼,也有人哭泣。抵达看守所后,警察们将疑犯的木牌摘下,手拿着麻绳把他们牵进了看守所。肖晓莉和女儿哭着一路追到看守所,看着车子带着老公消失。

挂在疑犯和罪犯胸前的木牌被摘下,一块块摞了起来——— 这些木牌,不少是2009年召开公捕公判大会时留下的,往后,或还有它们派上用场的时候。

“最管用的方式”“全国各地都在搞,这说明(公捕公判)是个好东西,有它存在的道理”

“震慑犯罪,警示群众。”对于今年举行的公捕公判大会,娄星区政法委副书记潘汉平说,“这是最管用的方式。”“我从事政法工作近30年了,自1983年严打以来,我觉得这是一种好形式。”潘汉平说。

在进入娄星区政法委工作前,潘汉平曾当过多年律师。“全国各地都在搞,这说明(公捕公判)是个好东西,有它存在的道理。”潘说,公捕公判召开多次后,涟钢的老职工都说好,“上面的领导也说好”。

确如潘汉平所言,南都记者在涟钢采访时,多位职工即对此表示支持。一名女性老职工对疑犯们表现得愤恨,“要是在毛主席的年代,这些人要天天抓来斗!”当天观看了公捕公判大会的湘中文武学校的学生则说,看到警察押着疑犯游街“好威武”,以后的志向是成为一名人民警察。

“这是一种现身说法的方式。”钢城公安分局副局长付凯军对南都记者说,以前其他宣传方式,当地群众关注不高。

付凯军向南都记者举了一个例子:我刚分到钢城分局时,每当到辖区的乡村走访,村里的老百姓嘲笑说,“公安局没得用咧,你们没抓得住一个人啊!”“我就说我们怎么没抓啊?”付说,以往警方的成果大都形成材料,在电视报纸上传播,但当地群众根本就不关注——— 有一次,辖区内有两名中学生打架,被误传为杀人案,“我们在电视上滚动播出澄清了很久,半年后还是有人给我打电话,问我这个案子破了没有。”付凯军对此显得无奈,“公捕公判,可以让他们看到警察也在积极作为。”

今年5月,娄底市政法委启动了涟钢及其周边社会治安的整治工作后,举行“公捕公判”大会自然也成为了必须的内容。“这项工作,具体是由市政法委牵头。”向健勇对南都记者说,具体细节的落实和执行,则由娄星区政法委和钢城公安分局完成。

公捕公判大会的方案制定,落在了娄星区政法委的头上。“必须要举行,工作作风上我一向是强硬的,布置好后不让其他人发言了。”潘汉平说。

6月22日,娄星区政法委拿出了“优化涟钢及其周边环境公捕公判大会”方案,与以往与会人数有别,今年的人数控制在了6000人左右。

涟钢的愤怒坊间流传:“要小康,偷涟钢”;领导不满:“再治理不好,希望派武警来保卫”

“优化涟钢及其周边环境”,公捕公判主题顾名思义,是一次与涟钢关系紧密的治安整治行动。“这种整治,涟钢的领导有要求,职工有反响。”娄星区政法委副书记潘汉平对南都记者称,涟钢周边不容乐观的治安环境,直接促使了公捕公判大会的召开。

1958年,涟钢建成投产,是湖南华菱集团下辖的全资子公司。涟钢是我国中南地区重要的板材生产基地,系娄底最大的企业。如今,涟钢是国家大型钢铁骨干企业,2009年销售收入超过200亿元。

涟钢成立41年后的1999年,经国务院批准娄底撤地设市后,原涟钢所在的县级娄底市改名为娄星区。在当地,有“先有老涟钢,后有新娄底”的说法。

在多年发展中,涟钢及其周边也出现了许多问题。钢城公安分局局长王升平对南都记者称,违法犯罪活动尤其以偷盗、哄抢等行为最为突出。钢城公安分局的前身,是1985年成立的娄底行署公安处钢城分处,原先服务于涟钢的企业公安处,娄底撤地设市后,更为现名纳入地方公安序列,并于2001年正式挂牌。

“我们最重要的职责,是为涟钢服务。”局长王升平说,自己要求底下的干警,要为涟钢的生产经营保驾护航,打造“平安钢城”的观念。为此,该局提出了“让市公安局党委放心,让涟钢集团满意,让职工群众满意”的工作目标。

2007年,为了感谢并支持钢城公安分局,涟钢无偿提供了总资产价值上千万元的原涟钢销售部整栋大楼,作为该局的办公楼。

有了涟钢的支持,钢城公安分局办公硬件走在娄底公安前列;然而,负责10万多人的涟钢及其周边地区的治安维护,警力不足百名的钢铁公安分局时常显得力不从心。

钢铁公安分局副局长付凯军向南都记者称,“这几年涟钢发展速度很快,但矛盾纠纷也多。”这些矛盾纠纷,主要体现在如下一些方面,由于涟钢规模快速扩张,征地后造成部分失地农民生活无法保障,部分农民只得以偷盗涟钢钢材及原材料、设备等变卖谋生。在娄底官方的眼中,“涟钢兴、地方旺”;而在坊间,“要小康,偷涟钢”一度成为涟钢周边民众流传的口头禅。

此外,由于涟钢多是开放式厂区,偷盗生产物资事件时常发生,“甚至可以说是十分猖獗。”娄星区政法委副书记潘汉平说,没有涟钢就没有娄底,但有些人总想出企业中捞点好处——— 内外勾结的偷盗行为,让涟钢损失惨重,苦不堪言。

在此次公捕公判中,被判处20年有期徒刑的涟钢钢材加工配送有限公司某保安组长,系内外勾结偷盗钢材的典型。据公诉材料显示,由于该保安组长与盗贼里应外合偷窃,造成涟钢经济损失40余万元。
 

我来说两句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最新评论

  • 作者:善解人衣 (2010/7/22 11:23, 评分: 1楼 )

    娄底市优化涟钢及其周边环境公捕公判大会后,犯罪嫌疑人被押着“游街示众”。东方IC

    南都记者获得的一组暗访***图片显示,盗窃涟钢的行为猖獗到敢在光天化日之下进行。至于内外勾结的程度,一名知情人对南都记者说,以前,涟钢不少保安吃饭娱乐消遣后,都是一些“小瘪三”来埋单。“我当时还觉得奇怪呢,后来才知道有个‘致富只需5分钟’的说法。”前述知情人说,保安往往假借打瞌睡或上厕所,只要给盗贼几分钟,价值成千上万的涟钢资产便可被顺利盗走。

    涟钢及其周边的治安环境,让涟钢管理层颇为不满。原涟钢总经理、十届全国人大代表李建国,曾向湖南省高层反映过涟钢周边的治安问题。据潘汉平称,现涟钢总经理、十一届全国人大代表郑柏平,也直接向湖南省高层反映过这一问题。

    “涟钢有些领导甚至提出,希望派武警来保卫他们。”娄底市政法委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办公室(下称综治办)主任向健勇对南都记者说,由于对周边治安及综合治理等问题颇为不满,涟钢相关领导向省领导反映,如果再治理不好,要不要派武警来保卫涟钢的生产经营?

    高压之下政法系统“压力很大”;一年之内,公捕公判大会再次召开

    除了涟钢高层对厂区周边的治安状况颇有微词,在各种高层会议上亦对此多有参本。2009年,湖南省政法系统将涟钢周边地区的治安问题进行“预警”。“差半步就该是挂牌整治了。”潘汉平说。

    至此,涟钢厂区所在的娄星区政法系统坐不住了,“这可不是一般人的意见啊。”潘汉平说,“省里领导也明确提出要求,要给涟钢营造一个好的生产经营环境”。

    对此,娄底市政法系统“压力很大”。2009年4月,娄底市政法委书记易春阳称,涟钢及其周边环境,已到了非痛下决心全面整治不可的地步。当月,即启动了优化涟钢及其周边环境、促进企地共同发展的动员大会。

    在启动会议上,易春阳说“各种问题触目惊心”:一是偷盗,哄抢等违法犯罪行为异常嚣张;二是内外勾结侵吞集体财产现象十分突出;三是周边矛盾错综复杂,严重影响重点工程建设;四是涟钢周边部分村(居)民生产生活困难,企地矛盾较为突出。

    整治行动由政法委综治办牵头,各机关单位抽调100多名人员分成了10个小组。针对以往“整治-反弹-再整治”的怪圈,向健勇称,政法系统采取了一揽子的整治方案。

    首先是法制宣传教育。整治小组印发了普法宣传手册,分发到涟钢及其周边民众的手中。此项活动由司法局牵头。第二,对于厂区流动人口较多的实际情况,由公安机关对出租屋及流动人口进行登记造册、清查。对于因征地造成完全失地的农民,由劳动局牵头,创造就业机会以解决其后顾之忧———2008年,涟钢“十一五”发展规划中,新增的汽车薄板和硅钢生产线项目,对涟钢周边黄泥塘街道办事处辖区内高溪等8个村(社区)1700余亩土地进行了征用。第四,对周边的废品收购站进行整治。“不少偷窃出来的东西,都卖给了收购站。”钢城公安分局副局长付凯军说,“合法的收费站要加强管理,非法的坚决取缔。”

    整治方案最重头的一项,即是对针对盗窃为主的违法犯罪活动进行打击。三个月后,娄底市政法系统召开了整治成果汇报大会———2009年7月31日上午,同样是在涟钢青山运动场,娄底市对专项整治以来,抓获的偷盗涟钢生产物资、阻碍涟钢生产经营发展的犯罪嫌疑人和罪犯进行了公捕公判。

    彼时,公开对46名疑犯进行逮捕,对19名罪犯进行了宣判。值得一提的是,去年的公捕公判大会,参与的人数比今年还多,包括涟钢干部职工及周边群众和学生,约有近万人参加。

    在娄底本地媒体的描述中,公捕公判大会是“有效震慑了犯罪分子的嚣张气焰,有效遏制了各种违法犯罪活动的发生”。

    时隔一年,公捕公判大会再次召开。与以往不同,今年的行动,遭到了有史以来最强烈的质疑和批评。

    舆情两端针对质疑,警方回应“是在切实维护大多数人民群众的利益”

    7月14日,疑犯和罪犯经过一番挑选后,押上了开往运动场的卡车。

    对于“挑选”的行为,娄底市政法委综治办主任向健勇、娄星区政法委副书记潘汉平及钢城公安分局局长王升平分别向南都记者解释,当地政法系统已经尽量保护疑犯和罪犯的“人权”。

    “这次我们是逮捕了50多名嫌犯,但只带出来32名。”王升平说,凡是老年人、妇女和未成年人,警方考虑到保护他们的权益,公捕公判大会上“(就)不出来了”。为了体现警方的人性化执法,王升平说,除了给疑犯和罪犯准备早餐外,在公捕公判过程中,警方还安排了救护车随时待命。

    事实上,为了捍卫公民权利,《刑事诉讼法》明文规定:“未经人民法院依法判决,对任何人都不得确定有罪。”这一体现了现代法治理论“无罪推定”原则的法条———其言外之意,即未罪刑法定之前,公民的其他权利不得被非法侵害和剥夺。

    但饱受争议的公捕公判,乃至散会后的游街还是发生了。烈日炙烤之下,钢城公安分局副局长周加和,对疑犯所涉罪名及逮捕理由进行了宣读,并公开宣布逮捕。

    27岁的李某某和32岁的卢某某,是32名犯罪嫌疑人之中罪名最轻的两个。他们因为2009年8月2日在涟钢设计院盗窃电脑被抓,价值2143元,涉嫌盗窃罪,由娄星区人民检察院批准,娄底市公安局钢城分局执行逮捕。

    李某某和卢某某的老家都在涟源市七星街镇。李的家人只知道他被公安拘捕,父亲说,“也不太担心,因为听说没偷什么东西,应该很快就回来”,李的父亲很少离开七星镇,他只知道儿子农历二月被抓,就再也没联系上。直到记者寻上门去,李的父亲和哥哥才知道有公捕公判这回事。

    李的哥哥非常惊讶:“案子都没判就这样示众肯定不行啊,这对人格是污辱,对我们家人的名誉也是极大的打击。”

    李某某的妻子在娄底市做饭店服务员,她在网上和电视上听说了公捕公判这回事。“我也不懂法,但是法律应该没有规定要游街,为什么要这样做呢?即使判了死刑,也不能这样啊……”李的妻子啜泣。

    对于公捕公判之后引发的议论,钢城公安分局局长王升平对南都记者说,警察是在切实维护大多数人民群众的利益。“他们这些人,做违法犯罪勾当的时候有耻辱感吗?他们在侵害其他人利益的时候,有想过别人的权利吗?”王说。

    “这个事情,并没有进入人大的立法程序,所以只能说打了个擦边球。”潘汉平说,法律没有禁止公捕公判,政府机关这么做当然不违法。

    实际上,早在1988年6月1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即发出通知,针对当时有少数地方将已决犯、未决犯游街示众的现象,明确指出“这种做法是违法的”。

    在通知中,上述三个部门再次重申:各地公安机关、检察机关和审判机关务必严格执行刑事诉讼法和有关规定,不但对死刑罪犯不准游街示众,对其他已决犯、未决犯以及一切违法的人也一律不准游街示众。如再出现这类现象,必须坚决纠正并要追究有关领导人员的责任。

    2003年,最高法院又发布通知,再度明确“不得为了营造声势而延期宣判和执行”。

    “一场戏”“这只是在特定的时间,特定的地点采取的一种特殊的方式”

    从公捕公判大会会场回到看守所,行经这约4公里的路程是否属于“游街示众”;娄底市政法委及警方给予了否认。“犯人拉出来,当然要押送回去。”娄底市政法委综治办主任向健勇如此向南都记者解释。

    公捕公判结束后,通过警方负责宣教工作的相关领导首肯,当地警方邀请的本地媒体从业者,将大会实况图片发布到了网上。

    娄底市公捕公判的相关图片发表后,网络一片哗然——— 绝大部分的声音,都将矛头指向了娄底市政法部门,称这一行为背离了《宪法》保障人权的原则,违背了中国建设法治社会的要求。

    “这只是在特定的时间,特定的地点采取的一种特殊的方式。”娄星区政法委副书记潘汉平对南都记者说,放在历史的长河中看,“党的要求和群众的期待总有一定的距离”。

    对于学术界和网友的批评,娄底市政府系统的相关官员觉得“委屈”。“全国各地都在搞,为什么只批评我们?”一位政法系统的人士对记者说。

    实际上,确如前述人士所言,在娄底举行公捕公判大会前,全国多个地区都举行过类似大会(详见相关资料)。

    前述人士称,问题的根源,“(可能)是娄底的图片,突出了对公捕公判现场人员的细部特征,一些图片比较刺激人的神经。”

    娄底政法委系统的相关人士,将此事主要责任怪罪在图片(视频)的披露上———这一判断或是准确的,7月16日,湖南湘潭市亦举行了公捕公判大会,公开逮捕40名嫌犯,判处13名罪犯,其中3名被执行死刑。此事只有本地媒体刊发的几百字消息,几乎无人关注,更不用说是谴责或鞭挞了。

    对于将疑犯五花大绑这一问题,该人士称系为了确保疑犯在大会期间的人身安全。

    “这(公捕公判)是一种树正气的行为,如果有不足,我们可以改进。”向健勇说,“娄底市如今良好的治安局面来之不易,希望外界不要对政法系统的干警太苛刻。”向说,在1990年代,娄底市因连续发生多起爆炸案,而被人称为“恐怖之城”;如今,凭着政法系统干警的努力,“邪气已经被打压下去”。

    娄底市政法委书记易春阳不愿对南都记者多谈公捕公判事件;他只是委婉地表示,这跟中央的精神不太吻合。
  • 作者:善解人衣 (2010/7/22 11:24, 评分: 2楼 )

    点击查看大图


    被押上审判台的犯罪嫌疑人。 东方IC
    点击查看大图


    围观的群众神态各异。 东方IC

    一位娄底本地人,对公捕公判的评论显得刻薄。自称见证了不下5次公捕公判大会的他说,“这只是一场戏”——— 政法委是这场每年大戏的总导演,公安和法院是戏剧的正面角色,而疑犯和罪犯是大反派。本地媒体从业者则是摄影摄像师。

    往年上演的公捕公判大戏,总是在敲锣打鼓中落幕告终。而今年,娄底的戏演砸了。

    公捕公判如火如荼

    (近期不完全统计,据媒体公开报道资料整理)

    3月23日

    湖南永兴县举行打黑除恶公捕公判大会,60名疑犯被公开逮捕,20名被告被公开宣判。

    4月20日

    湖南郴州市举行“打黑除恶”公捕公判大会,对32名犯罪嫌疑人公开逮捕,对15名犯罪分子公开宣判。上万名群众和学生前来观看。

    4月28日

    湖北省十堰市竹山县,对14名疑犯和罪犯进行了公捕公判。

    4月29日

    湖南省湘乡市公捕公判大会宣布逮捕27名犯罪嫌疑人,对9名严重刑事犯罪分子进行宣判。

    5月11日

    山东青岛岛城各区市警方召开“两抢一盗”公捕大会,当天,六区四市警方共对156名涉及“两抢一盗”的犯罪嫌疑人公开宣布逮捕,部分区市同时开展公判。

    5月18日

    山东胶南市召开公捕公判大会,对20名刑事犯罪嫌疑人公开宣布逮捕,对12名严重刑事犯罪分子进行公开宣判。

    5月21日

    贵阳市小河区举行严打“两抢一盗”公捕公判大会,对56名犯罪嫌疑人宣读了逮捕决定。

    5月25日

    陕西横山举行打黑除恶大会,共23名犯罪嫌疑人被公捕,其中包括13名“砍刀队”成员。

    5月31日

    湖南耒阳市举行公捕公判大会,对36名嫌犯实施公开逮捕,对8名嫌犯实施拘留,对20名被告人进行公开宣判。

    6月18日

    湖南娄底涟源市对13名涉毒犯罪嫌疑人公开逮捕,对14名涉毒犯罪分子进行了公开宣判。

    6月21日

    贵州省桐梓县召开公捕公处大会,对100多名涉嫌贩毒、抢劫、抢夺、盗窃的违法涉案人员进行了公开逮捕和给予宣布劳动教养决定。

    7月6日

    湖北丹江口市举行公捕公判大会,35名违法犯罪分子被公开拘留、公开逮捕、公开宣判。

    7月16日

    湖南湘潭市“平安省运行动”公捕公判大会在湘钢俱乐部举行,40名犯罪嫌疑人被公开逮捕,10名被告被公开宣判。

    ……

    ■ 声音

    “全国各地都在搞,为什么只批评我们?”

    ———娄底市一位政法系统的人士

    “50多岁的人了,被绑着,挂着牌子,绳子勒进胳膊里。”

    ———疑犯龚某的妻子和女儿一路追着卡车哭喊

    “我也不懂法,但是法律应该没有规定要游街,为什么要这样做呢?即使判了死刑,也不能这样啊……”

    ——— 疑犯李某某的妻子

    “震慑犯罪,警示群众。这是最管用的方式。全国各地都在搞,这说明(公捕公判)是个好东西。”

    “法律没有禁止公捕公判,政府机关这么做当然不违法。”———娄底市娄星区政法委副书记潘汉平

    南都记者 上官敫铭 发自湖南娄底
  • 作者:一切随心 (2010/7/22 11:28, 评分: 3楼 )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 作者:善解人衣 (2010/7/26 10:53, 评分: 4楼 )

    痛哭 的人~~
  • 共有4评论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

  • 长沙
  • 株洲
  • 湘潭
  • 湖南
  • 国内外

资讯

  • 要闻
  • 社会
  • 娱乐
  • 视点
  • 体育

活跃会员